6.0

2022-08-31发布:

超碰色偷偷人人人人第六集

精彩内容:



    書名/亞特蘭蒂斯戰記-
  作者/狼太郎
  出版/河圖文化有限公司

                            內容簡介:必須在一個月之內讓美女副院長愛上自己的瑞格,要如何利用魔法遊戲測試的機會收了冰山美女蘇珊?
魔法遊戲《神魔世紀》大紅大紫,讓瑞格成爲名義上的大富翁。當他正在想辦法把這看得到、吃不到的金幣弄進口袋時,卻有震撼消息傳來--蠍尾地區遭蠻族入侵,故鄉克裏特將要淪陷!
臨危受命的瑞格,意外得到羅賓王的地圖。沿著指示進入雲霧山後,他卻遇上了早該消失的某個種族並成爲階下囚!他能夠及時趕回故鄉嗎?
  


封面人物:蘇珊
       


  人物介紹:

  蘿菲絲(Novice):來自聖域之城椰露沙冷的金發美少女,有著顯赫的身份
與背景,隨身帶著超級神器,個性直爽,非常有錢,在樹林中遇上瑞格,並加入
了他的隊伍。

  蘇珊(Susan ):鉑京魔法學院魔晶分院副院長,帝國魔法協會的高級理事,
王室宮廷魔法師團客座指導,十叁級超階魔法師,脾氣古怪,博學多才,美麗清
高,極爲冷傲。

  艾格麗絲(Alice ):鉑京魔法學院第一美女,年度星後大獎得主,美貌絕
倫,星迷無數,卻拿瑞格沒有辦法,瑞格最喜歡叫她的角色名伊莎蘿維(Isa.vi)。

  奧格曆(Elderly ):鉑京魔法學院魔導分院院長,十級高階魔法師,有著
雪白的胡子,爲人慈祥和睦,卻因爲和蘇珊搶奪瑞格而大動肝火。

  唐納德(Donald):鉑京魔法學院院長,德高望重的十一級超階魔法師,很
喜歡瑞格,但因爲手下兩大分院長的爭奪,而給了瑞格史上最難的考題。

  迪奧斯。羅特(Beelzebub Lord):來自于北徹大陸北羅斯聯邦的翼族人,
非常英俊潇灑,是叁屆星帝大獎得主,擁有不計其數的星迷,是瑞格想象中的最
大情敵。

  
魔法遊戲研習社第十叁次集體會。
  「其實我們都陷入了一個誤區!」
  瑞格望著大階梯教室裏的密密麻麻的人群,朗聲道:「魔法遊戲的關鍵是遊戲,而不是魔法戲的投影!」
  「可是沒有魔法戲的投影,那還玩什麽魔法遊戲啊?」
  社長蜜薇安皺著眉頭問道,小公主雖然接受了瑞格的「賄賂」,不再嚷嚷要嫁給他了,但與瑞格四目相對時,還會微微臉紅,嬌羞的神態,倒是讓小流氓很是詫異。
  「魔法投影當然是魔法遊戲中必不可少的,但是,我所說的誤區,就是我們把魔法投影,看得太重了,而忽略了遊戲的本質!」
  瑞格指著魔法鏡道:「想想看,我們非要將自己的真實身體投影進遊戲,真的有必要嗎?」
  「爲什麽沒必要啊?」
  蘿菲絲撇了撇嘴:「如果不將自己投進去,那跟看魔法戲有什麽兩樣?」
  顯然漂亮的少女對自己的身影出現在魔法鏡裏有著頑固的堅持,並且得到了絕大多數表演分院甚至其它學生的認同。
  「將真實自己投影進去,再操作遊戲,直到現在,也沒有人能超過半小時!」
  瑞格認真地道:「而且,耗用的魔晶石,是相當大的一筆數目,如果照這個樣子繼續研究,別說魔法遊戲在普通人中普及了,連在魔法師中普及都不可能,魔晶石的費用,實在太高了!」
  階梯教室裏一陣沈默,學生們經過這麽長的一段時間來,對魔法遊戲已經從初識的狂熱冷靜到了真正的研究上了,他們都非常明白,這種新鮮的雙程魔法鏡,又回到了單程魔法鏡普及以前的老路上:消耗!
  「那你有什麽辦法嗎?」
  科娜迷舉手問道。綠龍少女已經充分溶合進了人類社會當中,而且對魔法遊戲也很癡迷,但是要她拿魔晶石出來玩這東西,那是萬萬不幹的,平時都是巴著蘿菲絲那小傻妞一起玩。
  「我說了,只要不執著于非要將自己的影像投入魔法遊戲當中,魔晶石消耗成本,至少會降下九成!」
  瑞格道:「也就是說,現在花十個金幣玩一個小時,到時只用花一個金幣就夠了!」
  「沒自己了,怎麽玩啊?」
  許多學生都愕然道。
  「可以用固定的幾個影像來代替啊!」
  瑞格道:「比如說,早已消失的精靈,傳說中的龍族,還有天使,神靈……隨便什麽形象,你覺得自己喜歡就行了,用它來代替你。」
  「助教的意思是說,大家玩這款遊戲,就只能在這些固定的角色當中挑選?」
  蜜薇安有些失望地道。
  瑞格笑道:「是啊,那些影像還是由大家自己控制的,但魔晶石的消耗,卻只有投影自己時的十分之一了。」
  階梯教室裏頓時響起了嘈雜的討論聲,良久,才有學生道:「這樣是壓低了成本,但是也同時沒有什麽吸引力了!」
  「真的沒有吸引力了麽?」
  瑞格看著那個戴著管理分院徽章,其貌不揚的男生,笑道:「大家對將真實的自己投影在遊戲裏很感興趣,但是,大家有沒有想過,畢竟不是所有人都是美貌和英俊的,要是遊戲普及開來,憑自己真實的相貌在遊戲裏和別人接觸……」
  停頓了一下,瑞格又道:「我們來做個假設吧,假設,我喜歡上了艾格麗絲……」
  階梯教室裏頓時一片起哄聲:「這還用假設嗎?助教你本來就喜歡艾格麗絲啊!所有鉑京人都知道的!」
  與蘿菲絲,科娜迷坐在一起的艾格麗絲已經是滿臉通紅,將頭都埋進了胸口裏,第一排的蘇珊卻是冷哼了一聲,盯著瑞格的雙眼已經透出了陣陣殺氣。
  「薩勒,你搞啥啊,敢在蘇珊老師面前這麽假設?」
  小流氓嚇得魂飛魄散的,抱怨連天地道。
  「廢話,艾格麗絲名氣最高啊,難道當著這麽多學生,去假設愛上蘇珊,那她就不是用眼睛瞪你了,直接魔法就丟過來了……繼續!」
  珠子大人不耐煩地道。
  「假設我喜歡上了艾格麗絲……」
  瑞格通過擴音魔法壓制住了教室裏的嘈雜,大聲道:「但是,艾格麗絲肯定是不會喜歡我的……假設啊!大家不要當真!」
  哄堂大笑中,艾格麗絲滿臉羞紅地白了瑞格一眼,滿是恨意的眼眸中卻是水波盈盈。

 「這個時候我知道了艾格麗絲在玩魔法遊戲,于是我也進去玩,在裏面找到了她……大家說,我是以一個秀氣俊美的精靈去接近她,還是以我真實的樣子去接近她,哪一個形象更有機會呢?」
  瑞格大聲問道。
  「當然是精靈了,這還用說!」
  幾乎所有的學生都道。
  「爲什麽呢?」
  瑞格笑著問。
  「精靈是最優雅,最英俊,最高貴的種族,當然比助教你的大衆臉有吸引力了!」
  一個女孩子兩眼星星地道。
  「那你,願意在遊戲裏做自己,還是精靈呢?」
  瑞格問道。
  「當然是精靈了!」
  女孩子一臉憧憬地道:「她們的衣服都好漂亮的!」
  瑞格指著最開始那個管理分院男生:「如果你喜歡這位精靈美女,你準備用自己的形象進去追求她嗎?」
  那男生倒是挺直接的:「不會,我會選個獸人!」
  「獸人?」
  所有人都是一呆!
  「如果她這個精靈美女,連最醜陋的獸人都能喜歡上,那喜歡上現實裏的我,就更沒問題了!是吧?」
  管理分院男生笑容滿面地道。
  「天才!」
  瑞格鼓掌道:「果然不愧是管理分院的,處理問題直接就抓到了重點!」
  「但是助教,現在的魔法遊戲,只有兩個人同時玩啊,還用改變什麽形象,用得著麽?」
  蜜薇安不解地問道:「哪怕你扮成真的神,對手也知道你是誰啊!」
  瑞格笑了起來:「這個呢,就是我今天要告訴大家的最重要的消息,迪奧斯先生的魔法遊戲工會,已經將他們的魔法陣送到了鉑京!」
  看著大家的無動于衷,瑞格又道:「其中有一千套單人魔法鏡,也就是說,是僅供一個人使用的魔法遊戲設置……」
  看了一眼大家迷茫的表情,瑞格加重了語氣:「但是,還有一套超級巨型魔法陣,它的作用,就是將這一千套單人鏡聯系在一起……大家知道這意味著什麽嗎?就是同一樣遊戲裏面,有一千個人,可以同時一起玩!」
  「哇!」
  教室裏發出了集體的驚歎聲。
  「一千人一起玩,誰還能認出誰來呢?」
  瑞格笑道:「想約會美女,想認識帥哥,就只要靠自己的本事和運氣了!」
  「一千人玩一個遊戲?」
  蘿菲絲好奇地問:「還是魔法對決嗎?」
  「不是了,是劇情遊戲!」
  瑞格回答道:「背景設定在神魔大戰之前,故事是冒險任務……至于還有其它詳細的情節,就只有進遊戲再說了,反正裏面都有劇情觸發設置的!」
  科娜迷問了一個最關鍵地問題:「要花錢麽?」
  「這一千套魔法鏡和巨型魔法陣,是迪奧斯提供給我們做遊戲測試用的,不是送的……測試完人家要回收的!」
  瑞格正色道:「當然了,他答應了,如果以後遊戲普及,魔法鏡和魔法陣成本下降,會送給我們每人一套的!」
  「那他賣多少錢啊?」
  財大氣粗的蘿菲絲直接問道。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不過估計至少也是上萬金幣一套吧!」
  瑞格道:「現在不是討論這些的時候,迪奧斯的要求就是我們在測試期間,盡量完善魔法遊戲,在壓低成本的同時,簡化它的操作性!有實際成效的,他都會重獎!大家記得那一百萬求助金吧,還沒人得到呢!」
  「好哦。」
  大家都轟然響應,畢竟即使家境寬裕的學生,面對一百萬金幣也不會無動于衷,尤其是這一百萬是用自己的智慧和辛勞換來的,那意義上又是絕對的不同了。
  「瑞格,你玩什麽角色呀?」
  蘿菲絲湊了過來,小聲地對著瑞格說道。
  瑞格瞪了她一眼:「幹嘛?想在遊戲裏倒追我啊……我可是很純情的男生來的……」
  「你去死啊!」
  蘿菲絲恨了他一眼,「我是說,我們幾個關系好的,在遊戲裏也一起玩啊,多有意思啊。」
  「那還有什麽意思?和你們一起混,那我怎麽去認識別的妹妹?」
  瑞格連連搖頭,下意識就將心裏想的話說出來了,卻看到科娜迷和艾格麗絲甚至蜜薇安的眼色都開始不善起來了,而遠遠的蘇珊,更是發出了陣陣的殺氣。

 瑞格嚇了一跳,連忙改口:「一起啦,當然一起啦,我們是一個不可分割的團隊啊,當然在裏面也要一起混的。」
  迪維拉奇突然從教室一端的門外探出頭來,沖著瑞格嚷嚷:「瑞格,來下,有事。」
  「什麽事啊?」
  小小的自尊心作怪,瑞格可不想當著整個研習社的面,被一個花匠招呼一聲就出去了,那也太掉身份了,所以很矜持地反招了招手:「有什麽事,進來說啊,難道你還有什麽秘密怕人聽到啊?」
  迪維拉奇倒是無所謂的,坦坦然然就走進了大教室裏面,渾身上下衣衫不整的他走在這間到處都是錦裝華服的魔法學院學生當中,一點尴尬的神情都沒有,就好像這滿屋子裏的高貴魔法師,其實都和他一樣是連飯都混不上吃的流浪漢。
  對于這個又黑又壯像流氓惡霸似的園丁,當然不會有學生對他感興趣的,只有蘿菲絲和科娜迷對迪維拉奇露出笑容,迪維拉奇走到瑞格面前,大聲地嚷嚷說:「你給我的那些種子……」
  「打住!」
  瑞格嚇得連忙就捂住了迪維拉奇的嘴,急聲道:「別在這裏說這事!」
  迪維拉奇嘴被堵住,只得「唔唔」吱了兩聲,很不屑地看著瑞格,用那「不是你叫我在這裏說的麽」的眼神看著瑞格。
  「哈哈……這是私事!」
  瑞格也不管別人詫異的目光,扯了迪維拉奇就走出教室,「種子怎麽了?」
  迪維拉奇看著瑞格,目光深邃地緩緩說道:「種子發芽了。」
  「發芽了,好啊,這是好事啊,你用這種表情看著我幹什麽?」
  瑞格有些莫名其妙地看著迪維拉奇。
  迪維拉奇緩緩地說:「問題是,我根本就沒有種它們,它們就發芽了。」
  「啊?」
  瑞格怔了一下,愕然看著迪維拉奇:「你發燒了?」
  種子沒埋在土裏面,也可以發芽,你當這是土豆啊?
  迪維拉奇不說話,只是將手伸開,一顆芒果大小的精靈種子,果然已經生出了一枝碧綠欲滴的嫩芽。
  「薩勒大人,這是怎麽回事啊?」
  瑞格立即咨詢千年老妖。
  「這個我可不擅長,這不面前就有個園丁吧,問他啊。」
  薩勒大人很幹脆地就摞挑子,也不知道它是真不知道,還是因爲迪維拉奇在這裏故意偷懶。
  瑞格只得用疑問的目光,看向迪維拉奇,迪維拉奇像是早就料到了這樣的結果,神色鄭重地說:「精靈種子發生變異,那只能說明一件事情,那就是我們附近,有著極爲強大的魔法力量在異常運作。」
  「什麽意思啊?」
  瑞格心想鉑京魔法學院幾個大的分院,哪天沒有魔法行爲啊,要是這裏沒有魔法力量運作,那才應該奇怪呢。
  「普通的魔法活動,是影響不到精靈種子的!」
  迪維拉奇歎了一口氣,說:「要影響到精靈種子,至少也得蘇珊那個級數的超階魔法師,全力以赴地連續使用大型魔法,才有可能……」
  「這個不會是蘇珊老師幹的吧?」
  瑞格吃了一驚,心想莫非蘇珊老師已經發現了自己沒錢,故意用這種方法催生精靈種子讓自己賣錢?
  「你省省吧。」
  迪維拉奇沒好氣地說:「我只是說蘇珊那種級別的超階魔法師才有可能,並沒有說是蘇珊,她要是真的這麽做了,早就因爲魔法力耗盡也變成廢人了……」
  「你到底要說什麽啊?」
  瑞格有些沒好氣地說道。
  「難道你還沒有發現嗎?」
  迪維拉奇用非常慎重的語氣對著瑞格說道:「你命中注定的大反派,已經在開始行動了……那個危害世界的陰謀,已經在著手進行了……」
  瑞格想都沒想,一腳就踹了過去:「我拷,你拿我當星期天過呢!」

 十五歲的小流氓正是沒心沒肺的年齡,雖然迪維拉奇將精靈種子貿然發芽說得很是驚天動地的嚴重,但瑞格還是覺得黑大個實在太大驚小怪了。
  小流氓的心思,現在都放在了即將開始的巨型魔法遊戲上面,哪有空理會種子發芽這種小事,再說了,種子發芽了,不就剛好可以栽進地裏,等著長出果實賣大錢麽?
  所以瑞格就給了迪維拉奇一個很正式的指令,就是播種。
  迪維拉奇雖然念念不忘他的百萬字長篇史詩,英雄成長過程中背後巨大而詭異的陰謀什麽的,但是看到小流氓不放在心上,他也就只是嚷嚷而已,老實講,園丁先生對這款魔法遊戲的興趣也比陰謀什麽的更大,找個理由在小流氓面前晃的最主要原因,恐怕還是提醒瑞格別忘了給他也弄上一套單人魔法鏡裝置。
  園丁先生,可是打著貼身記錄人的招牌,一直光明正大地住在瑞格的助教公寓的--四個房間的套間啊,不住簡直就是浪費了。
  迪奧斯的魔法工公辦事效率是非常的高,短短幾天時間,就將與一千套單人魔法鏡連接的大型魔法陣安裝在了鉑京魔法學院內,雖然還沒有正式向聖華隆魔法師協會報備,但還是驚動了很多大人物前來詢問,這倒是很讓鉑京魔法學院的魔法師們很是出了一番風頭。
  要知道,藝術魔法師,雖然很受普通人的歡迎和愛戴,但是魔法界,卻是一直不怎麽讓正直的專業魔法師看得起的。
  小流氓可沒功夫理會藝術魔法師和專業魔法師之間的明爭暗鬥,開通了魔法遊戲後,他與所有的學生與導師一樣,就坐在魔法鏡前,開始了正式遊戲之前的第一個步聚,選定角色。
  不過瑞格沒想到的是,因爲這個角色問題,他與珠子大人,竟然開始了史無前例的爭吵!
  「魔族啊,多麽潇灑偉大,風流倜傥的種族,曾經統治過整個亞特蘭蒂斯……薩勒大人啊,你爲什麽哼哼呢?」
  瑞格兩只眼睛都是小星星地看著魔法鏡裏那生有漆黑蝠翼的英俊帥哥,正要設定自己的種族選項時,卻發現怎麽也確定不了--珠子大人早就撤回了自己的魔力支持。瑞格不由得很是奇怪地問道。
  「我不允許有人糟蹋偉大的魔族!」
  薩勒大人冷陰陰地說道:「真正的魔族,根本就不是這個樣子的……即使最弱小嬰兒,也比這個假魔族強大得多!」
  「大哥,你還不懂行情啊?所有初始種族都是這麽弱的,迪奧斯那個鳥人說了,要在遊戲裏升什麽級……不然只玩競技類魔法格鬥,除了魔法師誰都不會有興趣的,沒法在普通人中推廣告啊……商業最成功的範例就是一切傻瓜化……那家夥原話是這麽說的吧?」
  瑞格苦口婆心地解釋。
  珠子大人冷哼了一聲:「別人我不管,但是你就是不能用魔族,特別是這麽弱智的魔族!」
  「憑什麽啊,我有自由選擇的權利!」
  瑞格怒道。
  「你有啊,只要你不依靠我就能發動這個魔法陣,隨便你選什麽種族都行!」
  珠子大人冷冷地說道。
  瑞格真的生氣了,「你忘了現在有爲普通人制造的魔法觸發器了嗎?」
  「當然沒忘了,不過睿智的薩勒大人提醒你一句,爲了抵禦本大人認爲是威脅的魔法存在,我會自動抽取你雙倍的魔晶作爲能量……比如說,你買了一萬金幣的魔法觸發器回來要操縱這個遊戲魔法陣,因爲不喜歡,所以我就會自動汲取兩萬金幣的魔晶抵禦它的魔法力量,你買了十萬,我就汲二十萬……當然了,如果你沒有了魔晶,我就轉而汲取你的小命,直到你要老死的前一刻爲止……你看,薩勒大人是不是充分考慮了你的自由和同時兼顧了我的喜好呢?」
  珠子大人的解釋還是一如既往的博學多識。
  瑞格終于聽明白了,有些呆滯地道:「也就是說,如果你不喜歡,我強行要玩這個魔族,就得準備大量的魔晶來賄賂你?換言之就是說,我得花很多很多的錢,才能玩自己喜歡的種族?」
  珠子大人一針見血地說道:「你說得沒錯,不管是在魔族社會還是在人類社會中,想要不顧別人意願強行做自己喜歡的事情,第一要則就是要有錢!有錢你就可以買權力,買力量,買通上下的關節,買到人心和勢力的支持……」
  「還能買到你這個千年老妖怪的默不作聲!」
  瑞格在心裏冷哼了一句,卻是認命地準備考慮換個龍族什麽的來開始自己的魔法遊戲解色創建了。

除了白發黑翼的魔族外,整款魔法遊戲最帥氣養眼的角色,就是金發白翼的神族了,而且練到一定級數的神族,不但背後的翅膀會變成金色,增加數量,最要緊的是,頭上還會出現一個金色的光環。
  想想就很拉風啊,不過瑞格也只能想想而已,十五歲的小流氓問都不用問,就知道珠子大人是對神族深惡痛絕的,想讓珠子大人爲自己扮演神族提供必要的魔法力支持,那真的是連門,窗戶,天花板,甚至地下室通統都沒有!
  「那個,薩勒,爲什麽龍族長得這麽像蜥蜴啊?」
  看到魔法鏡裏那個不堪入目的造型,小流氓怎麽也沒法把這頭灰不溜秋的家夥和科娜迷聯系在一起--同樣都是龍族,爲什麽差距就這麽大哩?
  「這是遊戲啊,你以爲設計龍族這個家夥,真的在現實中見過龍?而且,按照迪奧斯那家夥說的什麽升級模式,只有升到一定級數,遊戲裏的這種龍才會長大身體……魔族和神族的升級是增加翅膀,而龍族沒有翅膀加,就只有加個頭了,所以,初始級數的龍,才會做得這麽小啊……不過話說回來,這個家夥別讓科娜迷看到才是具的,他做的龍,真的很像蜥蜴啊……」
  珠子大人雖然唠唠叨叨地說了一長串,結果還是同意了共生者的意見,可見這個所謂的龍族,真的不怎麽樣。
  瑞格只得放棄了以龍族之身,在遊戲裏和科娜迷發生點超越友誼之害的打算,將目光調向下一個角色選擇。
  矮人……太挫,而且長著一大把胡子,簡直就損小流氓現在光輝燦爛的小白臉形象。
  精靈倒是很適合小流氓的形象,但瑞格知道,這次進入魔法遊戲初體驗的學生或者導師,幾乎有八成都會選精靈這個角色,立即就打消了這個念頭。
  「怎麽沒有妖族啊?」
  對于在南疆森林裏看到過的妖精形象,小流氓還是念念不忘的,不過魔法遊戲的角色選定就那麽幾款,瑞格很是失望地道。
  「妖族從來沒有在亞特蘭蒂斯的文明史上占有過顯赫的地位,當然不會有它們了。」
  珠子大人回答得氣定神閑的。
  瑞格想了一下,確實也是,神魔兩族就不用說了,而精靈和矮人,都曾經在亞特蘭蒂斯上建立過龐大的帝國,擁有過輝煌的文明,剩下的龍族雖然不曾建立過大帝國什麽的,但作爲亞特蘭蒂斯最強悍的生命存在,從遠古一直繁衍到了現在,單以個體來講,亞特蘭蒂斯,基本上沒有誰是龍族的對手。
  連已經消失在曆史長河裏的神魔兩族都不可能!
  「我看你還是玩個野蠻人吧!」
  珠子大人突然建議道。
  「爲什麽啊?」
  小流氓愕然道。
  迪奧斯的這款大型魔法遊戲,背景就是叁千年前的神魔戰爭,那個時代的人類,在所有智慧種族中,弱小而松散,原始而落後,所以初始角色,就跟小蜥蜴的龍族一樣,被設定爲了野蠻人!
  小流氓可不想在遊戲裏,扮演這麽一個肌肉發達,頭發粗短,相貌醜陋的家夥。
  珠子大人哼哼了一聲,道:「你覺得,在這款遊戲裏面,有幾個人會選野蠻人這個角色?」
  瑞格想了一下,老老實實地道:「估計一個都沒有!」
  迪奧斯將人類設定得如此原始和醜陋,估計就是因爲玩這款遊戲的基本上都是人類,所以就將大力氣花在了神族兩族和精靈身上,龍族,人類,還有矮人,基本上就是敷衍了事了。
  畢竟,這只是一款試運作的遊戲,迪奧斯的魔法工會,是在北羅斯,而北羅斯的經濟實力,從來就是排名靠後的。
  「既然一個都沒有,那你選定了,就會是唯一一個人類了……而且,你難道不覺得,這個光著膀子圍著獸皮的角色設定,跟你從小到大的理想非常接近麽?」
  珠子大人諄諄善誘道。
  瑞格愕然道:「什麽理想啊?」
  「流氓啊。」
  珠子大人哼了一聲,誘惑地道:「你看他手上拿的棒子骨,是多麽的帥氣和顯眼,簡直就跟你從小就很仰慕的桑多尼亞斧頭幫沒什麽兩樣了……那憂郁的眼神、唏噓的胡渣子,個性的獸皮圍裙,長滿黑毛的大腿……」
  小流氓聽得一陣惡寒,手腳一哆嗦,竟然就點在了魔法鏡的確定晶石上面!
  一個嶄新的流氓野蠻人,就在《神魔世紀》裏,新鮮出爐了。

 如果……如果時光能倒流,再給薩勒一次選擇的機會,那麽睿智的魔鬼核心四十七號大人,絕對不會選瑞格這樣一個不學無術的小流氓做自己的共生者!
  珠子大人覺得這個半文盲,簡直就是在侮辱自己這顆整個魔族最偉大傑出的魔鬼武裝智腦。
  瞧他起那破名字,珠子大人如果有生物仿真身體,估計簡直就被氣得吐血了。
  小流氓倒是不覺得,洋洋得意地頂著自己絞盡腦汁起的威風名字,急急風風就殺進了遊戲。
  灰僕僕的出生點,在成堆的精靈神族魔族中間,突然殺出了一個拿著骨頭棒子,戴著獸皮圍裙的野蠻人,這個震憾效果,那真的是要多大就多大了,一個個俊美絕倫,美貌如花的高尚種族,個個緊盯著野蠻人的頭頂,接二連叁地發出了驚呼聲:「老大好大……」
  嗯,老大好大……
  這就是瑞格爲自己取的名字。
  其實小流氓本來打算給自己取的名字叫做「老大」的,但由于選擇角色時耽擱了一會兒,這個非常有個性的名字,已經被不知道哪個同樣崇拜黑社會的家夥捷足先登了。
  然後瑞格又嘗試了「幫主」「大當家」「龍頭老大」之類明顯帶有暴力傾向的名字,但讓小流氓沒想到的是,鉑京魔法學院這個藝術家與知識分子雲集的高等學府裏面,居然有著這麽多的暴力分子,這些殺氣騰騰,光輝奪目的名字,竟然都被占有了。
  一怒之下,小流氓就在「老大」的後面加了個「好大」,然後威風凜凜地沖進了遊戲。
  果然,粗犷的野蠻人形象,加上這麽有特色的名字,在近千人雲集的出生點,頓時就引起了轟動。
  「老大好大,這是什麽意思啊?」
  一個秀氣的精靈妹妹,支著兩只尖尖的長耳朵,很認真地問著身邊的一位魔族。
  那位滿頭白發,英俊得一塌糊塗的魔族男生,立即很有知識地回答道:「就是說,這位老大,說他的東西很大……」
  精靈妹妹的俏臉立即就紅了,又羞又怒地瞪了魔族帥哥一眼,這位支著兩只黑色翅膀的帥男,畫蛇添足地又加了一句:「我說的是他手上的骨頭棒子……」
  「流氓!」
  精靈妹妹啐了一口,也不知道是在罵瑞格還是這個魔族男,更有可能是兩個一起罵了,然後精靈妹妹就轉身,那麽無情無意,毫不停留地消失在了人群之中,惹得魔族男一陣陣的悲憤欲絕!
  「他取的破名字,關我什麽事啊?我可是好心解釋來的!」
  旁邊一個扇著一對白色翅膀的神族帥哥嘿嘿笑道:「行了,你就偷笑吧,幸好這家夥的名字,不是取的‘老二好大’,不然我看你怎麽解釋,哈哈!」
  瑞格雖然身處于擠都擠不動的人群之中,但有著珠子大人的強悍魔法力支持,將這兩個異類的對話倒是聽了個清清楚楚,小流氓頓時滿頭的汗,終于醒悟了珠子大人爲什麽對自己這麽威風凜凜的名字,充滿了不屑甚至鄙視!
  媽的,老二好大!
  來自于蠍尾地區的小流氓,當然知道,在聖華隆帝國的南方俚語中,老二就是指男人生殖器的意思,這個「老二好大」,也太流氓了一點吧!
  但是自己明明取的是「老大好大」啊,跟「老二」又有什麽關系了?
  純潔善良的小流氓,覺得自己像水晶般透明的心靈,顯然是受到了嚴重的傷害,正在自怨自艾之際,突然聽到前方有人傳來興奮的聲音。
  「哎,出生點大門打開了耶!」

 光禿禿的小山下,一片光禿禿的平原上面,布滿著大大小小成千上萬只的--雞!
  天空沒有雲彩,甚至沒有藍色,四周的環境全是清一色灰僕僕的,只有那些黑中帶竭的雞,在似模似樣地在啄地覽食,真不知道那些光禿禿的地面上,會有什麽它們可以吃食的東西。
  從魔法戲劇的任何一個角度來說,這個場景的設置以及美工,都是慘不忍睹,簡陋到了極點,所有進入這裏的人,都不由自主地一怔。
  真的是太醜陋了啊,好歹以前玩兩人對抗遊戲時,至少天是藍的,偶爾還有幾朵白雲飄啊,而且遠處的山也是綠的,地上更是青草郁郁的!
  而且還有許多愛好美景的學生,不惜花費大量的時間與魔法力改造環境,以至于真正的遊戲時間反而少得多,玩慣了雙人魔法遊戲的鉑京魔法學院學生們,看到如此單調醜陋的場景,一個個都面露驚愕,那是理所當然的了。
  然而近千人裏,總有沒心沒肺缺心少肝的家夥,比如說瑞格就是其實很明顯的一個,小流氓根本就不在乎什麽藍天綠樹的,而是看到那一大片活靈活現的雞,直接就是一骨頭棒子砸了下去。
  可憐的雞一聲咯咯的慘叫,撲扇著翅膀竄了兩下,就栽倒在了可怕的骨頭棒子下面,而頂著「老大好大」名字的兇悍野蠻人,卻是渾身上下冒出了一片金光,緊接著劈哩啪啦一陣骨節暴響,瑞格身邊的人驚訝地看到,這個野蠻人,身形竟然陡然間漲大了幾分不說,整張滿是橫肉的臉,好像也變得帥了那麽幾分。
  「這就是……傳說中的升級吧?」
  有那反應快的學生領悟過來,嚎叫了一嗓子後,就揮動兵器沖向了雞群。
  又是一陣金光閃閃,那個兩只黑翅膀的魔族,在殺了一只雞後,竟然在金光後,長出了四只翅膀!
  頓時所有人都沸騰了,再也沒有人顧得上鄙視粗陋的場景和無色的天空,大家都揮動著各自手中最原始的武器,沖向了離自己身邊最近的雞。
  灰色的平原上,上演著驚天動地的悲壯一幕,近千的各類遊戲角色扮演者,無論是英俊邪惡的魔族,還是帥到掉渣的神族,秀氣高雅的精靈,都如同十年不知肉味的惡徒,瘋狂地沖向了雞群。
  而最先動手的瑞格,這時已經掄著大骨頭棒子,砸翻了第五只雞,而他的級數,也升到了五級!
  嗯,殺一只雞,升一級,好像是很公平有理啊,瑞格的野蠻人形象,不但是高大英俊了不少,甚至連身上的獸皮,都已經自動變成了漂亮得多的金錢豹皮紋,而手上的大骨頭棒子,也在升級後,自動變成了一把順眼得多的斧頭!
  興致勃勃的小流氓沒有發現,整個平原上的雞,在瞬間,便已經被這近千號人殺得差不多了,所以當他沖向自己看好的第六只雞時,一顆魔法火球,從遠方搶先打中了那只可憐的雞時,一陣惱怒頓時翻騰在了瑞格心頭。
  瑞格睜眼看去,不遠處一個六只翅膀的魔族,正滿臉陽光燦爛的微笑著,而一個新的魔法火球,正從他手裏飛出來,射向更遠處的一只奄奄一息的雞。
  「拷,我的雞也敢搶!」
  十五歲的小流氓,想都沒想,掄起斧頭就向那個魔族的腦袋上砍了過去,斧頭落到魔族頭上的同時,一陣金光恰好閃起,劈哩啪啦的骨節暴響聲隨之響起,響動過後,瑞格不由得怔了一下,那個囂張的魔族,已經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而自己越發粗壯的腦門上面,不但頂了一個閃閃耀眼的「七」字不說,那「老大好大」幾個字,竟然已經變成了鮮紅色。

 (2010年的最後一更,祝大家元旦快樂哦!作者一會還得去上夜班,今天雨夾雪,外面好冷——殺人也可以升級,而且升級的速度是殺雞的兩倍!
  能考進鉑京魔法學院的,當然不會有笨人,在這個雞已經越來越少的灰色荒原,這個消息漫延的速度和因它引發的殺戮成爲了正比。
  畢竟除了像瑞格這種有著助教身分的人在單獨房間裏玩遊戲之外,基本上所有的學生,都是住在四個人或者更多的集體宿舍裏面,他們不但遊戲裏在一起,現實裏更在一起,有什麽風吹草動,喊一嗓子,幾個寢室的人都聽得到了。
  轉眼間,灰色平原上面,就是一大群頂著紅燦燦名字的遊戲人物,而他們的數量,則最多只有以前的一半。
  雞沒了,人少了一半,所有留在遊戲裏面的人,反而更加興奮起來,這是因爲,魔法鏡與操作同步的速度快了許多不說,而且剩下來的人,都是有著心理防備,不是像雞那麽好殺的獵物。
  而且遊戲的流暢度增加之後,學生們之間的配合也開始多了起來,什麽《騎士兵法》、《冒險者手冊》、《傭兵作戰指南》這之類閑書裏的陰謀詭計,轉眼間就被彼此配合卻又彼此殺戳的學生們運用得活靈活現!
  然而,所有玩得興高采烈的學生,都下意識避開了那個頂著「老大好大」名字的野蠻人,這倒不是大家對他的名字充滿了崇拜和尊敬,而是這個家夥,他紅得像要滴血的名字前面,排著一個驚心動魄的數字「十五」!
  十五級!
  要知道,絕大多數的學生,都還在五級左右徘徊,只有極少數的人到了七級或者八級,而這個野蠻的家夥,居然已經是十五級!
  雖然都是才進入這款遊戲不久,大家卻都在生死搏殺中明白了一個道理,那就是北羅斯人這款遊戲的初始設定,真的很弱智,無論你是什麽級數,殺一只雞升一級,殺一個人升兩級!
  而被人殺死,則是立即踢出遊戲,再也沒法進入。
  最重要的是,升級這麽容易,但等級之間的差距,卻是猶如天壤般懸殊。
  簡單地說,一個五級的角色,無論他是什麽種族,如果不論技術和操作經驗,只是硬碰硬的話,絕對可以輕易殺死任何一個四級的角色。
  而一個四級的角色,想要殺死一個五級的角色,不但要有非常豐富的魔法遊戲操作經驗,強悍的魔法力戰鬥支持,而且還至少需要叁個同樣是四級的同伴協助!
  等級的絕對壓制,讓這款遊戲,充滿了絕對的不平等和不公正,你只要搶先一步多殺了只雞,或者是多殺了個人,那在這裏面的實力,都會比同伴高出一大截了。
  在這樣的前題和背景下,某個頂著十五級的家夥,當然是沒有人敢去招惹了。
  而且以他爲中心的方圓百米,都自動成爲了空地,畢竟誰也不想讓這家夥再升到十七級去!
  要知道,十五級升十七級,同樣也只需要殺一個人就夠了。
  瑞格頗爲無聊的在那晃悠著,這時他的造型,已經固定在了十級時的形象,相貌英俊堂堂,身材高大健美,皮膚白晰,黑發藍眸,身上斜披著一條傳說中的白虎皮坎肩,手中拿的,更是一把充滿了現代行爲藝術,到處都是噬齒與血槽的雙刃長刀。
  看來迪奧斯的魔法工會,只將遊戲角色的升級形象設計到了十級,所以十級之後,瑞格就是一直沒變過形象了。
  小流氓當然不會在乎自己是帥還是不帥,因爲這時,能留在遊戲裏沒被踢出的,幾乎全是清一色的兇悍匪徒,那些動作和心腸一樣柔軟的帥哥美女們,早就被踢出遊戲,不知道在哪間寢室裏暴跳如雷了。
  瑞格看著百米外混亂的人群,正盤算著是不是要猛地沖過去砍翻幾個再升升級,然而這個念頭剛剛生起,瑞格就聽到遠處,響起了一聲驚天動地的龍嚎!

 竟然真的有人在遊戲裏選擇了做只蜥蜴!
  瑞格剛在心裏面發出這樣的驚歎,還沒來得及考慮這個執著選擇龍族的人,是不是科娜迷那條小綠龍,便看到一道紅燦燦的龍炎,像狂風暴雨般在遠處綻放開來。
  無數的驚呼和慘叫連成一片,然後,在不停的金光浮閃當中,一條體形龐大得比科娜迷原形還要碩大幾倍的灰色巨龍,已揮動著翅膀,沖到了瑞格面前,沒有任何遲疑,一口夾雜著冰雹的凍氣就向著小流氓噴了過來。
  幾乎是下意識的扭轉側身,猛地向外飛掠,瑞格竟然在這千鈞一發之際,躲過了這條惡龍的冰霜凍氣,他還沒反應過來時,巨龍又是一串密集的火球像是不要錢似地砸了過來。
  這簡直就是赤裸裸的作弊啊,現實中,會有又會龍炎,又會冰霜凍氣的龍族麽?
  瑞格身體條件反射般的向後倒退著,竟然又險之又險的堪堪避過了這一連串的火球,惹得那條像小山般的巨龍驚天動地的嚎叫不已。
  「薩勒,你在幫我啊?」
  瑞格驚愕之余,氣喘籲籲地問道。
  珠子大人很有閑地回答道:「不關我的事,這是你自己幹的!」
  小流氓詫異地道:「我有這麽厲害了?」
  「厲害個屁,只是你被人虐慣了,自然的身體反應而已……難道你沒有發覺,雖然這個對手外貌不一樣了,但是魔法操作習慣,你卻是非常熟悉麽?」
  珠子大人漫不經心地提醒道。
  瑞格還是滿臉的不相信:「不會吧,科娜迷什麽時候有這麽厲害了?」
  在意識中,小流氓一直覺得,科娜迷那條小綠龍,只會吐吐口水而已。
  「你脖子上支的那個東西,是叫腦袋嗎?」
  睿智的魔鬼核心四十七號大人,沒好氣地道:「科娜迷什麽時候,用魔法虐待過你啊?」
  看到自己的共生者還是一臉白癡的表情,珠子大人不由得歎了一口氣,道:「最近有誰在魔法鏡裏和你對決過啊,以至于你對她的魔法操作習慣都熟悉了?」
  小流氓終于恍然大悟,看著面前小山似的醜陋灰龍,愕然道:「你是說,它是蘇珊副院長?」
  蘇珊居然在魔法遊戲裏,選了這麽醜陋的龍族做她的扮演角色,這簡直讓人匪夷所思,可惜瑞格雖然和蘇珊面對面,卻是沒辦法交流,因爲蘇珊叫喚的,根本就是她自己發明的龍語。
  很明顯,冷傲清高的美女副院長大人,是不會真正龍語的,偏偏這款遊戲的設計者,對龍族的設定是敷衍了事的,以至于龍族角色扮演者,竟然是不會人類語言的!
  不過這也不算是設計者偷懶,畢竟真正的龍族,很少有會人類語言的,就算科娜迷那小傻妞,都是在碰到瑞格後,被小流氓花言巧語,才騙著學習了人類語言,而且這還是在小綠龍用神聖變形術變成了人類後的事情。
  據說,由于體形結構和喉嚨肌肉的不同,龍族要說出人類語言,是很困難的。
  這時連續施發過兩次大型魔法的蘇珊巨龍,已經恢複過來了魔法力,又是一聲嚎叫,大片的風刃像刀削似的刮了過來,瑞格上次和蘇珊魔法鏡對決時,倒是沒見過這招,一時間被鬧了個手忙腳亂,還是在珠子大人的幫助下,才躲了開去。
  不過仍有兩道風刃,已經割破了瑞格扮演的野蠻人身體,雖然遊戲裏不會流血也沒有疼痛感,但野蠻人的體力數值,卻是刷刷下降了不少。
  「媽的,這莽婆娘,想幹啥哩?」
  小流氓一怒之下,連家鄉的土話都罵了出來。
  「幹啥?殺你啊!」
  珠子大人輕描淡寫地道:「在現實裏蘇珊不敢動手,難道遊戲裏,還不能讓她解解氣啊?」
  小流氓怒道:「真以爲她在鉑京魔法學院可以橫著走了?薩勒,給她點顔色瞧瞧!」
  珠子大人很慚愧地道:「不好意思,十叁級的魔法師,無論是在鉑京魔法學院,還是這個魔法遊戲裏面,還真是可以橫著走……光憑我們儲存的這點魔法能量,還真的沒辦法正面對抗她,你看看,她的等級,已經是二十五級了!」
  「她那是作弊好不好,哪有什麽魔法都可以亂放的巨龍!」
  小流氓氣急敗壞地道:「面對這麽明目張膽地破壞遊戲規則,薩勒大人,你就眼睜睜地看著偉大的你的共生者,在這款魔法遊戲裏面,當著上千人的面,被一個女人欺負嗎?」
  雖然明知道這個小流氓是在挑撥離間,但睿智的魔鬼核心大人,還是進了套,沈默了一下,珠子大人突然道:「那個,瑞格,你願意,在遊戲裏再騎一次龍嗎?」

 瑞格呆了一下,瞪著那頭像小山般巨大的醜龍,心頭一陣翻騰,艱澀地道:「薩勒大人,你要我去上這個樣子的蘇珊?」
  「你倒去上個我看看?」
  珠子大人沒好氣地道:「你要真能在這款魔法遊戲固定的動作外整出個強奸案來,肯定倒是個吸引人來玩的噱頭!」
  《神魔世紀》這款千人大遊戲與兩人對抗魔法戲最大的不同點就是,所有的場景,角色外貌,甚至于角色動作,都是有著固定模式的,來來去去就那麽幾種選擇,也只有蘇珊這種超階魔法師,才能突破魔法陣的限制,以一條龍身,大肆上演又是冰又是火的超級暴力了。
  小流氓莫明其妙地道:「那你什麽意思啊?」
  珠子大人哼哼道:「精神壓制啊,蘇珊現在顯然是在利用她強大的魔法力,強行修改這個魔法遊戲的原始設定,既然她玩這麽大發,一心想在遊戲裏面幹掉你,那我們就直接對她進行精神攻擊……精神攻擊你知道是什麽嗎?」
  「不知道。」
  小流氓一點都不慚愧,很皮厚地道:「什麽是精神攻擊?」
  要對一個不學無術的家夥解釋這麽高深的專業魔法術語,珠子大人顯然也覺得很郁悶,然後,用了一句話,就交待清楚了問題。
  「就是你在想象中日她!」
  小流氓恍然大悟,不過看著那頭醜陋的巨龍,頓時渾身一陣惡寒,小心翼翼地問道:「薩勒大人,這麽大一個塊頭,我從哪裏下手呢?」
  「誰要你沖這頭龍下手,我要你,直接攻擊蘇珊的本體!」
  珠子大人冷哼了一聲道:「因爲蘇珊正在耗用大量魔法力強行修改這個魔法戲劇的原始規則,所以她的精神力,這個時候,是最虛弱的,只要我們直接攻擊,她基本上是沒有還手之力的!」
  小流氓有些不耐煩了,對這些學術性的魔法知識,他一向是沒什麽耐心的,所以直接就道:「別扯那麽多了,你直接告訴我,要怎麽做好了!」
  不管對面是條龍還是蘇珊,反正珠子大人說要搞它,那就搞羅!
  十五歲的小流氓,對自己的生命共享者,還是非常信任的!至少說,自從擁有了珠子大人以來,瑞格吃的虧雖然不少,但享的福也是很多的。
  最關鍵的還是,珠子大人,從根本上,解決了小流氓的生活態度!
  在克裏特一心想混社團的小流氓,現在已經是鉑京魔法學院最天才的魔法新生!這讓瑞格覺得,有句藝術魔法師經常挂在嘴上的話,很形象的說明了這個問題。
  「人生啊,就是他媽的一場魔法戲!」
  不管現在面前是條龍還是蘇珊,既然珠子大人覺得搞她有理,那就整羅!
  珠子大人倒是也很幹脆,直接就命令道:「打斷它的咒語!」
  「什麽意思?」
  瑞格怔了一下,愕然道。
  「就跟你那天在雙人對抗魔法鏡裏面那樣,先打斷她的咒語,讓她發不出魔法來!」
  珠子大人解釋道。
  小流氓擡頭望著那頭像小山般的二十五級巨龍,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幽幽道:「哥,你是不是在整我?這麽大的龍,我怎麽去按住它的爪子,堵它的嘴巴?」
  「所以,我才叫你進行精神攻擊,而不是攻擊她的這個魔法幻影!」
  珠子大人沒好氣地道。
  小流氓歎了一口氣,不恥下問地道:「那請問,我到底,該怎麽進行精神攻擊?」
  魔鬼核心大人郁悶了一下,這才想起來,自己這個共生者,連魔法力都沒有,別說比魔法力還高一檔次的精神力了。
  「叁萬金幣!」
  珠子大人盤算了一下,報出了一個比較有水分的價錢。
  「沒錢。」
  小流氓想都沒想就拒絕了,這段時間,爲了通過蘇珊門口的魔法陣,他早就是債台高築了,哪還會聽不出珠子大人這在是趁火打劫。
  「大不了,讓她殺我一次好了。」
  小流氓無所謂地道。反正遊戲裏被殺,又沒什麽真正的損失,連痛都不會痛一下,小流氓是一毛錢都不打算出的。

超碰色偷偷人人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