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2022-08-31发布:

潮喷秋霞无码AV斗罗大陆 同人 催眠小舞 (01~03)

精彩内容:

 第一章  毒皇出現星鬥,七怪即將遭殃

  星鬥大森林千百年來一直是鳥語花香,草木茂盛。從古至今這裏都算是魂獸
們的天堂,是它們的棲生之所。有無數強大的魂獸盤踞于此,因此這種九死一生
的危險地界很少有人類踏足,也由此造就了這種安靜祥和古樸幽雅的環境。

  但是,唯有一類人除外,他們就是魂師。

  在森林外圍的一顆參天大樹下,此刻一陣香甜的腥風輕輕拂過,一道修長的
身影赫然出現于此。

  此人扶樹而立,身材瘦長,看上去像標槍一般,須發竟然皆是墨綠色,一雙
眼睛更像是綠寶石一般爍爍放光,整個人給人一種虛幻的感覺,似乎像是幻影一
般。看不清他是如何突然出現在這裏。

  「哈、哈……」

  微微的喘著一口粗氣,男子此刻才終于控制住此時在身體裏有些暴動的魂力。

  「真是該死!我究竟做錯了什麽,那個可惡的星羅帝國皇室居然對我如此窮
追不舍,難道我一個魂鬥羅,還沒有一個十幾歲的小女孩重要麽?!」

  憤怒扭曲了他的面孔,他一拳錘向了身旁的這顆大樹。

  樹枝亂顫,無數的樹葉嘩然落下,這讓男子的心情稍微平靜了一些。

  「嗯?人面魔蛛?」

  男子看著自己頭頂在樹叢間緩緩靠近自己的魂獸挑了挑眉頭。這是一種很可
怕的魂獸,強大的攻擊,強大的防禦,再加上致命的毒素,這讓它成爲了低階魂
師眼中聞風喪膽的存在。

  可是,那也只是對于低階魂師來說了。

  「他們壓我頭上也就算了,但就你這頭畜生此刻也想欺我夜月不成?!我可
是封號【毒皇】的封號鬥羅!」

  突然一陣猛烈的魂力波動自這位自稱夜月的男子體內噴薄而出,刹那黃黃紫
紫紫黑黑黑黑九個魂環依次自體表浮現,一頭巨大的碧色青蛙出現在森林之中。

  " 區區一千年魂獸,爾敢在我面前放肆!去死吧!" 大袖一揮,一陣綠色的
煙霧籠罩住了人面魔蛛,頓時傳來一陣刺耳的腐蝕聲,人面魔珠大聲的尖銳鳴叫
著。不一會,只剩一灘黑色的膿血自樹枝間滴落在了地上,然後繼續腐蝕著地面
上大片的藍銀草。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這就是封號鬥羅級別的實力嗎?太棒了,我已經逃
出星羅帝國的範圍,接下來只剩下穿過這個星鬥大森林,我就可以達到星鬥帝國
之中。盡管我的實力對于同級別的人來說太弱太弱,不過這也足夠讓我隨心所欲
的活著了!」

  夜月看著眼前人面魔珠慘死的景象,放肆的大笑起來。他已經被星羅帝國皇
室追捕的太久太久了,又因爲自己是操控毒係的魂師,魂環也不是很好,身爲魂
鬥羅的他連叁名魂聖級別的魂師聯手都打不過,因此只能疲于逃命。

  至于原因,那只是因爲一次意外,他與一名十幾歲的少女無意間相遇,內心
變態的欲望再加上自己毒係魂師的某些便利性,他將少女迷奸了。

  少女身體的柔軟,甜蜜的體香,以及緊致到不可想象的處女肉穴,無不讓夜
月流連忘返。可以對天發誓,夜月直到現在,他也絕不後悔迷奸少女一事。即便
是事後,東窗事發他才知道,那位少女是星羅皇室的一員也同樣如此。

  也是在近期,他因爲不斷被追殺的緣故,終于在命懸一線,千鈞一發之際,
突破到了90級封號鬥羅的關卡,在艱難擊殺了兩名魂聖以及一名魂鬥羅後,他
匆匆忙忙逃入星鬥大森林之中。不久之前他殺死了一頭萬年魂獸,草草進階到了
封號鬥羅的層次,自己給自己封號爲了【毒皇】,然後繼續深入森林,在繞開核
心圈後,一路奔向森林的另一頭,朝著星鬥帝國悍然進發。

  「等著我,美好的日子,我夜月來了!」

  將不斷懸浮在身體四周的九個魂環收入體內,夜月心情大好,在一閃間再次
消失在了原地。就這樣,星鬥帝國,在不知不覺間,迎來了一位邪惡的毒係封號
鬥羅!

           =============

  諾丁城,是星鬥帝國境內的一處偏遠小城市,要說有什麽特殊的,大概就只
有城郊外圍坐落了一家中級魂師學院「史萊克學院」可以讓人津津樂道了吧。

  夜色緩緩降落,現在也到了大概普通人吃飯的時間,一個身材臃腫,臉也臃
腫的仿佛一個豬頭的少年偷偷閃進了史萊克學院之中。

  「我靠,這是誰啊,怎麽長了一個豬頭?」奧斯卡第一個發現了胖子,誇張
的驚呼出聲。

  「叁哥,你一定要替我報仇啊。」胖子剛剛出去解決自己的邪火問題,卻意
外被一名猥瑣大叔給揍了,因此立馬回來請求唐叁的幫助。

  因爲叁個月大師的魔鬼訓練,再加上最近突破了30級到達魂尊的境界,唐
叁此刻當仁不讓的要出頭爲胖子出氣。

  「走吧。」他淡然的說了句話們就讓胖子爲他和戴沐白帶路,加上胖子本人
和奧斯卡,一共四人浩浩蕩蕩準備從學院離開去諾丁城之中,卻在路上碰巧遇見
了小舞。

  小舞今天穿著一條棕色小短褲,上身是簡單的白色貼身小衣,一條長長的蠍
子辮垂在腦後,純白的白絲勾勒在潔白細長的大腿之上,她的身材雖然沒有朱竹
清那麽火爆,但全身修長,外貌極其可愛另有一番風味。

  「你們鬼鬼祟祟的要幹什麽去?胖子,你的臉怎麽腫了?讓人揍了?」

  馬紅俊幹咳一聲,唐叁叁人畢竟和他一樣都是男人,他也不避諱什麽,可小
舞卻是女孩子。又一向不滿他那解決邪火的方式。一時間,頓時有些不想說出自
己挨揍的經過。

  小舞上前幾步,借著月光看清了馬紅俊臉上的傷勢,頓時義憤填膺地跳了起
來,「這是誰這麽狠?竟然把你揍成這樣。戴老大,不會是你吧?」

  戴沐白撇了撇嘴,「我會對自己兄弟下狠手麽?胖子這是和別人爭風吃醋被
揍地。我們正準備給他找場子去。」「那還等什麽,算我一個。敢打我兄弟,非
要打的他生活不能自理。」小舞本就是唯恐天下不亂的脾氣。剛進學院的時候,
她對胖子是有些成見。但這麽多天過去了。大家彼此相互關照度過了這段魔鬼訓
練。成見早已消失。更何況,她當初在諾丁學院就是大姐頭,沒少幹給人找場子
打架的事,平時大家切磋下手都有譜,終于有了打架的機會,她的樣子看上去比
馬紅俊還要著急似的。

  「五妹,你真是太好了。要不。我以身相許吧。」眼看小舞不但沒有阻止衆
人去尋仇。反而立刻加入進來,胖子頓時大爲感動。心中的郁悶也隨之消化了幾
分,最後一句明顯有了他一向猥瑣的本性。

  「你要對誰以身相許?」唐叁看著胖子,聲音有些怪異。

  胖子看了唐叁一眼,趕忙嘿嘿一笑,「當我沒說,叁哥,咱們快走吧。」

  四個人變成了五個,趁著夜色,踏上他們熟到不能再熟地路徑,五人催動魂
力,風馳電掣地朝著索托城而去。

  小半個時辰後,他們在一排平房前停步。

  「胖子,你平時就到這裏解決邪火問題?」戴沐白的眉頭都要皺到一起了。

  這是索托城內一個偏僻的角落。面前的平房只有叁米多高,看上去不少地方
都已經破損了,門口挂著幾盞粉紅色的燈籠,燈籠下站著幾個濃妝豔抹,明顯年
紀不小的風塵女子正在向過往地行人兜售自己。

  奧斯卡地嘴角牽動了一下,「難怪你總是說草窩裏也有金鳳凰,這還真是個
草窩啊!」

  對于馬紅俊的品味,戴沐白和奧斯卡實在有些不敢恭維。小舞和唐叁是第一
次來到這種地方,除了好奇以外,到沒有什麽特殊地感覺。

  奧斯卡四下看了看,「這裏倒是很偏僻,適合動手。老子有根大香腸,老子
有根小臘腸,老子有根蘑菇腸……」

  聽著奧斯卡念動魂咒,開始做戰前準備,小舞不禁輕啐一聲,「真不愧是大
香腸叔叔。」

  不過也沒等他們在議論些什麽,一會兒的功夫,有一個人已經從這「草窩」
中走出。

  「沒錯,就是他!上不上?」胖子已經開始在一旁摩拳擦掌。

  「等會兒。」小舞卻一把抓住了馬紅俊肥厚的肩膀,另一只手將身前的蠍子
辮甩到腦袋後,俏臉上挂起了一絲人畜無害的微笑,「你們待會再出來,現在看
我的~」
 
  一邊說著,小舞踩著小碎步,從側面朝著那個猥瑣大叔走了過去。

  而看著此刻的小舞,唐叁一夥人嘿嘿嘿的邪笑起來,他們知道小舞的手段,
因此這個猥瑣大叔接下來注定要倒黴咯~

            ===========

  在一處無人可見的昏暗房頂之上,有個人影一閃而過出現在了這裏,借著弱
小的月光一看,正是剛剛從星鬥大森林逃離出來的新銳封號鬥羅【毒皇】夜月。

  「啧啧,星羅帝國,這可真是個好地方啊,如此祥和,我又可以享樂了。」

  久違的沒有了生命危機,夜月也想發泄一下自己體內別藏已久的邪火,也就
在這時,他發現了自己腳下這棟房屋旁,一安靜的昏暗小巷之中,發生的鬧劇。

  稚嫩白皙的小臉,修長黑亮的蠍子辮,雖不算豐滿,卻也有些規模的身材,
尤其是紅撲撲的小臉上那一抹青澀,對于有些蘿莉控的夜月來說,此刻更是充滿
了誘惑力。

  「哎呀呀呀,這難道是上天送給我的禮物嗎?」

  想到了接下來將要發生的事情,夜月邪笑起來。

  「沒有了我那親愛的星羅皇室公主,接下來收一個蘿莉奴隸也是甚是美好的
一件事啊~」 

  說罷,九個魂環依次浮現在了夜月的身體四周,箭毒蛙皇出現在了夜月的身
後,一抹微笑自他臉上微微浮現起來。



            第二章  淪陷的史萊克五怪

  夜月站在陰暗的房頂之上,毒屬性的箭毒蛙皇武魂出現在了他的身後,全身
周圍一共九個魂環有規律的上下律動著。

  「等等……我看到了什麽?這是十萬年魂獸化形?!」

  可能是因爲不久前才晉升爲的封號鬥羅,也可能是因爲夜月他這個封號鬥羅
的實力水份實在是有點大,所以直到他施展開了武魂,才發現了小舞隱藏起來的
驚天大秘密。

  「十萬年魂獸化爲人型從頭開始修煉麽,倒是以前聽過這個傳說,沒想到卻
是真的,讓我有如此大運,能夠撞見這等奇事。」

  只可惜夜月已經成爲了封號鬥羅,魂環已滿,而且也沒有第二個武魂去獲取
這個十萬年魂環,不過魂骨倒是一件好東西,但是夜月卻不稀罕。

  「呵呵,這小姑娘遇到我倒也是她的緣分,如果是別的封號鬥羅估計早已把
你擊殺,而我卻只是打算收你爲奴,不過分吧。」

  呵呵地笑了笑,不再去理會這突如其來的意外情況,于是夜月下定了決心,
開始實施接下來的手段。

  「箭毒蛙皇,迷魂!」

  霎那間九個魂環中,有數個亮了起來,也不知道夜月施展了什麽手段,一縷
淡淡的粉紅色煙霧,從他的袖口中飄出,然後慢慢溶于夜色之中,飄向了小舞唐
叁的那個方位。

  「呃,那個……小舞,你該不會是把那個猥瑣大叔給殺掉了吧?」

  至于史萊克七怪這邊還絲毫沒有意識到,他們即將大禍臨頭,這時還只是看
著小舞成功戲耍了那個猥瑣大叔後給了他一個狠狠的教訓,然後馬紅俊有些聲音
顫抖的詢問著。

  「嘻嘻,我厲害吧,我可不會殺了他,殺人只會髒了我的手,而且小叁說過
不讓我隨便殺人的~」

  望著猥瑣大叔全身以一種極爲怪異的姿勢被砸在地面上,整個人除了抽動以
外已經做不出其它的動作來了,小舞對此很是滿意,她一蹦一跳地走到了唐叁的
面前,仿佛邀功一般,笑嘻嘻的說道。

  「是很厲害,小舞剛剛到達叁十級罷了,居然能如此幹淨利落的越級秒殺他
人,很不錯。」戴沐白此時站出來感歎道,他身爲史萊克七怪的老大,此時已經
感到了一些壓力。

  「不過小舞,你以後不要再用色誘這類方法去誘惑敵人了,這樣太危險。」
唐叁突然道。

  小舞愣了一下,看著唐叁認真的雙眼,吐了吐舌頭,卻是乖巧的點了點頭。

  「好的叁哥,以後我會更加小心的,嘻嘻,再說啦,有你在我身邊,不是會
保護我嘛,我還有什麽、有什麽………有什麽可擔心……的呢…………」

  突然間好像問道了一股淡淡的香甜氣息,宛如花香一般,卻讓人癡迷。

  說話有些不利索了,感覺意思慢慢陷入到了恍惚之中,小舞說話語速越來越
慢,直至隨著慣性將口中這句話說完,那雙漂亮的大眼睛卻已完全合上,整個人
站在原地,隨著呼吸自然擺動著身體,就好像陷入進了深沈的睡眠當中。

  四周一片安靜,要問爲什麽,因爲除了小舞意外,其余在場的四人———唐
叁,戴沐白,奧斯卡,馬紅俊也全部一齊在同一時間,陷入到了恍惚之中!!

  「呵呵……哈哈哈哈哈哈,這不就像是,當初我遇到的那位親愛的公主時一
樣的麽,完全陷入我的掌控之中啊!」

  伴隨著大笑,夜月從房頂慢慢降落在了小道之中,然後緩緩走到了五人身前。

  「就是這樣……就是這樣!哈哈哈哈哈,當初從一蛇類魂獸身上得到魂環時
還感覺絕望了,賦予我一個這麽垃圾的技能,沒想到在現在看來,這完全是神技
啊!!」

  夜月的第七魂技開啓武魂真身後,第八魂技是釋放一種神經性毒素,雖然此
毒不能直接毒殺他人,去可以輕易讓他人在神不知鬼不覺間陷入深沈的沈睡當中,
而保留潛意識的清醒。

  明白這是什麽意思麽?那就是說關閉一個人的所有自我保護,邏輯思考,理
論道德等一係列的思考係統,而只保留潛意識的敞開,如果在這時有個人運用方
法得當,完全可以將深陷此毒的那個人洗腦改寫成自己想要的模樣!簡而言之,
那就是可以輕而易舉的催眠他人!

  而晉升爲封號鬥羅的夜月,他的第九魂技居然是進一步加強第八魂技的效果,
所以說這也是夜月正面戰力,甚至殺人能力如此之低的原因之一。

  不過面對甚至四十級都沒到的魂尊,夜月也是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去操控這些
人,而至于擁有正確辦法去催眠中毒者的人,夜月自己本人也早已利用那位公主,
摸索出了一套非常完善的催眠之法!

  所以此刻史萊克七怪爲魚肉,而夜月即爲刀俎!

  「你是叫小舞是麽,可以聽到我說話麽?」

  夜月看著眼前渾身散發著淡淡體香的兔耳蘿莉,緩緩說出了話。

  「是,我叫小舞,跳舞的舞,可以聽見你說的話。」小舞回答道。

  夜月很是滿意的點了點頭,看來自己的第八魂技還是好用啊,他回頭看了看
站在四周的另外四名男性,不屑的撇了撇嘴,然後繼續對小舞問道。

  「我問你,你知道我是誰麽?」

  「不知道,你突然就出現了。」小舞老實的搖了搖頭。

  「呵呵,我告訴你,我就是魂師屆中最偉大的封號鬥羅!」

  夜月說著再次釋放出了自己的武魂,巨大的箭毒蛙皇虛影浮現在他的身後,
兩黃四紫叁黑並不怎麽完美卻實實在在的九個魂環依次浮現在了他的身體四周,
這無聲地證實了夜月封號鬥羅的身份,也給了小舞相當大的震撼。

  「封號鬥羅!我、我………」

  小舞表現的非常吃驚,在吃驚的同時話語間還伴隨有著深深的焦慮,禁閉著
雙眸的俏臉上,不可抑制般的出現了恐懼的表情。

  咦?這是怎麽回事,夜月心想。吃驚是符合他的預測,但是這股莫名其妙的
焦慮與恐懼感倒是意想不到的。他原本打算靠著封號鬥羅在低階魂師中的傳奇名
聲,來吸引住小舞的注意力,借此讓她産生崇拜之情等,這樣會很有利于接下來
的行動………不過即便是有意料之外的事情發生,也無所謂了,反正影響也不大,
夜月決定無視掉小舞的焦慮與恐懼,直接進行下一步。

  他不清楚的是,小舞因爲是十萬年魂獸化形成的人類,所以她明白人類中的
達到九十級封號鬥羅級別的魂師可以看穿自己的真身,而一旦看穿,自己就有可
能被擊殺取魂環魂骨,而即便不會擊殺自己,自己也必須要離開自己的小叁身邊!
所以當得知自己身前站著一位封號鬥羅時,焦慮與恐懼就顯得理所當然了。

  但是這並不妨礙夜月接下來準備做的事情,這裏的一切情況早已被他牢牢掌
握在手中了!

  「小舞,我要你保持現在這種恍惚的狀態睜開眼睛看著我。」夜月對小舞命
令著。

  伴隨著夜月的話,小舞緩緩睜開了自己那雙水靈靈的大眼,長長的眼睫毛輕
微顫抖著,粉紅色的瞳眸中充滿了誘惑力。

  「來,看著我的眼睛。」夜月將自己的臉正對著小舞,那雙如同寶石般的碧
綠雙眼望著小舞的粉紅色瞳眸,就這樣四目相對起來。而由于意思處于恍惚的原
因,小舞也下意識的聽從了他的指令,目不轉睛盯住了夜月的眼睛。

  那是一雙怎樣的眼睛啊,如同綠寶石般,幽幽散發著綠光,在刹那間吸引了
小舞全部的注意力。

  「來,看著我的眼睛,你會發現,這雙眼睛宛如一純正的綠寶石一般正在爍
爍放光它是多麽的美麗啊,它散發出的光芒又是多麽引人注目。你會慢慢覺得它
是世界上最美麗的事物,你想要獲得它,就像女性天生想要獲得美麗的裝飾品般
無可厚非的,你想要獲得它。你會爲了它而癡狂,但是你現在只能目不轉睛死死
的盯住它,爲了不丟失這個瑰寶的身影,你必須要一直看著它、一直看著它…
……」夜月輕松引導著,這是他數年來,在那個星羅皇室公主身上試出來的,最
能有效催眠他人的方法。

  小舞在夜月的引導下真的死死盯住了眼前陌生人影的眼睛,一縷幽光自夜月
瞳孔中發出,是真的那麽美麗讓人心動。

  但是即便如此,小舞內心還是有著一層顧慮,一層焦慮,一層恐懼,阻止著
她更深一步心靈的墮落。無意思間,細長的美腿不停抖動著,包裹著白絲的小腳
略顯不安的在地面上抖動。

  「箭毒蛙皇,第九魂技,奪神,啓!」夜月知道這時差不多到最緊要的時刻
了,他也不想多出一些變故,于是毫不猶豫間啓動了自己的第九魂技!

  轉瞬間,夜月身後的巨大虛影箭毒蛙皇緩緩縮小,最後縮到了巴掌小的地步
後一步跳到了夜月的手上,然後輕輕釋放出了一聲又一聲的蛙鳴。

  聲聲蛙鳴雖然音量不大,卻分外奪人心神,傳到了小舞的耳中,卻是讓她更
加失去掉思考與情緒表達的能力,自我保護已經完全喪失。

  「看著我的眼睛,看著我的眼睛………你的靈魂已經漸漸被這漂亮的綠寶石
所吸引,你越來越想要得到它,爲此你可以付出你的全部,包括你的這些同伴們!」
夜月緩慢的說道,這讓小舞渾身一抖,卻也並再無額外的動作。

  夜月內心一喜,他知道,他離成功已經不遠了。

  「你得不到這顆舉世無雙的瑰寶,你被這塊綠寶石散發出的光芒吸引甯願作
爲其奴隸,你很累很累,追而不得的你很累,因此你想要得到休息。現在,我準
許你休息。」

  夜月輕輕一個眨眼,頓時讓小舞失去了綠寶石的目標,她茫然的轉動著腦袋,
還未收回武魂的一對兒長長的兔耳隨著搖擺舞動著,這讓夜月內心一癢,想要來
抓住這對兔耳。

  「小舞?」

  「……是……」小舞慢慢嘟囔著。

  「你現在宛如身在星鬥大森林,這裏安靜,祥和,沒有人類世界的紛爭,也
沒有魂獸之間的厮殺,只有綠樹清流,讓人心靜。這裏有鳥語花香,你聽見那一
聲又一聲蛙鳴了麽?它讓你格外放松,你躺在了大片的藍銀草坪上,緩緩陷入了
夢鄉,還在環繞在耳邊的蛙鳴每一聲都讓你更加的放松,陷入沈睡的程度也更加
深刻………現在你喜歡這種狀態麽?」

  「是的,我非常喜歡這裏。」

  看著眼前小舞的狀態,通過在公主身上的研究與玩樂,夜月知道,她這是已
經陷入深度催眠的狀態了,接下來就到了該進行的直接洗腦工作!

  「很好,你還記得剛剛那顆你願意賣身作奴也想得到的綠寶石麽?」

  「嗯,我還記得。」

  「很好,現在這顆綠寶石的主人出現在你身前了,你現在可以爲這可綠寶石
而癡狂,因此只要能得到這可綠寶石,你願意服從綠寶石主人的任何命令。」

  「我……願意……服從……」小舞斷斷續續的說著。

  「如果你不想服從,你將會永遠失去這顆綠寶石,同時你也將再也體會不到
這種自由放松的體驗了。」

  「不,不要!我願意服從,求求你讓我服從你,讓我當你的奴隸!」

  聽到夜月的話,小舞頓時驚慌了起來,她猛然跪在了地上,雙手抓住了夜月
的衣裳,將頭輕輕靠在他的身上,身體不停的顫抖著,好像非常害怕。

  因爲身高的原因,再加上小舞是跪在地上的緣故,此時小舞頭部靠著的地方
卻正是夜月的裆部!柔順的長發不停的摩擦,讓夜月一陣舒爽。

  「好了好了,不要害怕不要害怕,只要你願意服從我,服從我這個綠寶石的
主人,服從我這個帶給你安心祥和環境的人,服從我這個最偉大的封號鬥羅有能
力保護你的人,你就不會失去你現在感受到的一切。」

  夜月用手撫摸著小舞的頭頂,輕輕揉捏著那對長長的粉色兔耳,柔軟溫暖毛
茸茸的感覺讓夜月愛不釋手,也讓跪在地上的小舞一陣顫抖,俏臉發紅。

  「是的我願意服從你,願意……服從……」

  「服從就代表著爲奴,你以後就會成爲我的女奴,我鞭打你,淩辱你,將你
當成rbq、當成母狗看待,你都不能有絲毫怨言,同時我將成爲怒生命中最最
重要的人,爲了我即便是你的朋友,你的父母,你的愛人,你全部都可以抛棄,
這樣可以麽——!!」

  夜月突然厲聲喝道,成功在此一舉了,他捏著小舞兔耳的手忍不住稍稍用力,
隨後又上去撸了幾下。

  「我……我願意……」

  小舞一陣顫抖,好像下了很大的決心,然後低聲說道。

  「什麽?我聽不見!」

  「我說我願意!小舞願意成爲主人的女奴,願意成爲主人的肉便器,願意成
爲主人的母狗!」

  「很好,哈哈哈哈哈,主人我就收了你這個奴隸,從今以後你就是我的舞奴
了,以後只需稱呼我爲主人就好了。」

  「———是的,舞奴明白………」

  大功告成,一抹狂喜浮上了夜月的臉龐。

  「那麽,成爲奴隸的第一件事,先來深刻記住主人的味道吧,母狗!用你那
鼻子記住!」

  說罷,夜月猛然將小舞的臉擡起,原本發梢部位對著夜月的裆部現在變成了
正臉面對。

  然後,夜月環在小舞腦後的手猛地一推,小舞的整張俏臉全部埋入進了夜月
的胯部。

  一股巨大男性特有的體味以及性的味道直沖小舞的鼻中。

  「是的,舞奴明白,舞奴會用心記下的。」

  小舞呆了一下,但在說出這句話後,她自主的將手環住夜月的整個下體,然
後深情的猛然呼吸一口,將身前這個原本還是陌生人的味道,牢牢記在了內心之
中!

  在兩人都沒有注意到的背後,一同陷入深睡恍惚中的四人,卻有一人出現了
異動,那就是唐叁。

  只見他也緊閉著雙眼,可以明確感受到唐叁還陷入深沈睡眠的意思恍惚階段,
但與別人不同的是,筆直站著的身體卻不再隨著時間自然的晃動,而是猛然定住,
宛如站軍姿一般定在了原地。

  小舞沒有發現這樣的異狀,而夜月也沒有發現,不過即便是發現了,以他看
來兩人之間的實力對比下,也明顯不足爲慮!

潮喷秋霞无码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