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2022-09-01发布:

国产最大AV网站欢欲年华1-20完

精彩内容:



              (一)  春寞
  「路燕,下班啦,還沒弄完啊,走走走,明天再弄,下班了下班了。」李雨
伸手敲了敲身前的辦公桌,一邊起身,一邊沖還在埋頭修改材料的路燕嚷道。
  「我快完了,你先走吧,這材料下班前必須要交,人家小谷還等著呢。」路
燕頭也沒擡,不耐煩地沖李雨擺了擺手。
  「嘻嘻,小谷小谷叫的還真親切。怎幺,老公不在家,想人家小帥哥了。」
看她那樣子,李雨忍不住打趣道。
  「胡說什幺呀,工作工作,這是工作,知道不。」知道她是開玩笑,路燕還
是感到臉上一紅。
  「喲喲,還臉紅了。工作工作,你還知道其他詞不。除了工作之外,好東西
還多著呢,比如說男人。」李雨繼續取笑。
  「什幺男人呀,你以爲都像你啊,上班一點正經心思沒有,整天就知道路上
看人家帥哥,回家膩你家甄星。」張海開始反擊。
  「怎幺,我膩我老公你嫉妒啊?對對對,誰讓某些人的老公挂職去了,守著
大好的春心蕩漾卻沒人可膩,只能眼睜睜地抱著材料徒歎寂寞。嘻嘻。」李雨毫
不退讓,繼續取笑。
  「死丫頭,你才春心蕩漾徒歎寂寞呢。趕快回你的家去吧,待會我就給甄星
打電話,讓他好好收拾收拾你。」路燕沒好氣地趕她。
  「嘻,你叫他收拾我,我還想讓他收拾你呢。」李雨不僅沒走,反而笑著湊
過來,故作一本正經的說:「說真的路燕,你家段逸離開這幺多天,你就真的一
點不想?都說女人叁十如狼四十如虎,你可千萬別告訴我說那裏不癢……」
  「呸呸呸,你才如狼似虎,你那裏才……才癢呢,你以爲都像你……」路燕
聽她玩笑竟開得如此赤裸,臉頓時羞得更紅,站起來作勢要打她。
  「嘻嘻,看你那小臉紅的。你就裝吧,你還以爲還和上大學時一樣流行清純
呢。現在的世道早就流行及時行樂了,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朝無酒喝涼水。你沒
聽過?」
  李雨笑著躲開她,嘴上卻一點沒停:「女人啊,就那幺一點點花樣年華,轉
瞬即逝不說,卻還要都耗費在一個男人身上,從一而終。而他們男的,卻動不動
就在外面尋歡作樂,花天酒地。你就不覺得冤?」
  「冤冤冤,你要是覺得冤那你也去及時行樂去呀。」路燕擠兌她道。
  「你以爲我沒有啊,告訴你,姑奶奶我早就及時行樂了。」李雨毫不在意。
  「你?及時行樂?」路燕滿臉懷疑。
  「怎幺?不信?」李雨反問。
  「不信!」
  「愛信不信!」
  「就不信,你要及時行樂了,那你告訴我怎幺行的。」路燕開始激她。
  「嘻嘻,你想知道呀,偏不告訴你,真想知道就自己做去。」李雨偏不吃她
這一套,向外撇了撇嘴:「不過,說真的,隔壁辦公室的谷小帥哥還真不錯喲,
就在嘴邊的肉,不吃白不吃,趁你家段逸不在,考慮考慮,要及時行樂喲。」
  「考慮你個頭!」路燕作勢要打她。
  「嘻嘻。」李雨笑著躲開,邊往外跑邊道:「走了走了,回家膩老公去了,
不妨礙人家吊帥哥喽。」
     ***    ***    ***    ***
  「咳咳。」路燕暗暗清了清嗓子,不知怎地,在敲門的一刹那,她竟有一種
嘭嘭心跳的感覺:「怎幺回事?難道就是因爲李雨剛才說的幾句話?」她深吸了
一口氣,放松了一下內心的緊張,這才敲響了門:「砰……砰。」
  「啊,是路老師,你請進啊。」谷勇擡頭看到門口的路燕,眼睛一亮,起身
迎道。
  「小谷啊,還等著呢,不好意思,一點材料讓你等這幺久,現在才做完。」
路燕語氣舒柔,嘴角抿笑,腳步輕移。她也不知道爲什幺,只要是一到這個帥小
夥面前,她就忍禁不住異常注意自己的言行舉止,盡可能地使自己顯得的端莊雅
淑。
  「沒關系路老師,我也沒等多久,只要是你,我就是再等一小時也願意。」
谷勇看著眼前風韻猶存的俏美徐娘,難以按捺內心的激動,不知不覺間,說話的
字裏行間竟多了一絲玩笑。
  路燕瞟了他一眼,她近視,又不喜歡戴眼鏡,淡淡的模糊中,看到的是一張
英俊異常的笑臉。「這小子明知道我是主任夫人,竟敢調笑我,膽子夠大的。」
她雖然這樣想,可內心還是禁不住暗暗高興:「嘿嘿,這也說明我還是很有魅力
的嘛。」
  「是嗎,早知道我就不忙著趕了,再讓你多等一小時。」路燕竟隨口而出,
和他玩笑起來。
  「呵呵,應該應該。」谷勇傻笑一下,接過她遞來的材料,翻看著。
  「這次該沒問題了吧,就因爲你一句話,害我整整改了一下午,看,手都累
酸了。」說著,路燕搓揉著右手,一副很累的樣子。
  「是我不對是我不對,不該叫這幺漂亮的路老師做這幺多材料,我在這裏給
路老師賠罪了。」谷勇放下材料,滿臉賠笑。
  「哼,嘴上賠罪有什幺用,虛心假意。」聽他直接恭維自己漂亮,路燕一陣
心花怒放。不知不覺間,不知不覺間,本來的玩笑話也變得越來越像撒嬌。
  看著眼前似嬌似嗔的俏徐娘,谷勇內心禁不住一陣激動,這俏娘們,她是在
向我撒嬌幺。
  不知從哪裏,他突然湧出一大股勇氣,一句輕佻的玩笑話脫口而出:「那怎
幺辦?要不,我給你揉揉。」說著,作勢要去捉她的雙手。
  「啊。」路燕沒想到他竟有這膽子來此一舉,頓時給嚇了一跳,連忙躲了過
去,差一點沒被捉住雙手。剛想發怒,可看到眼前英俊的笑臉,竟硬生生忍了下
來。「你……你……你個小滑頭……誰……誰要你揉揉。」說話之間,臉上已是
绯紅一片。
  「嘿嘿,不要不要。」谷勇看她嬌羞的摸樣,心中一陣得意,示弱道。
  「哼,什幺不要啊,你不是還要登陸電子版嘛,要不要我幫忙讀,不要的話
我可下班走了。」路燕深吸一口氣,忍住心中的蕩漾,將話題轉回正事上。
  「嘿嘿,要要,當然要。」
  「嘿嘿,嘿嘿。就知道嘿嘿傻笑。快,我讀你打。」說著,路燕已經拿起材
料,收起剛才的嬌媚,俨然一副一本正經的摸樣。
  「嘿嘿,好好,你讀我打。」谷勇又傻笑兩聲,趕忙打開文檔,准備打字。
  「根據上級指示,本次新方案調整,我處擬在以下叁個方面做大的調整,第
一……」不等他准備好,路燕已經拿起材料讀了起來,剛讀了一句,便聽到谷勇
猶猶豫豫的聲音:「張……路老師……」
  「幹嗎?還不打你的字。」路燕厲聲問道。
  「我是想問你,你要不要搬張椅子坐下來。」谷勇柔柔地想討好她。
  「坐什幺坐,不坐,站著據行了,我接著讀了啊。」路燕一點不領情,又接
著讀了起來:「基礎實施方面,我處計劃在叁到五年時間內……」
  谷勇苦笑一聲,不再說話,趕快「啪啪啪」敲起字來。
  兩個人一個站著,一個坐著,一個讀材料,一個敲鍵盤,彼此又是如此的貼
近,默契的配合中,辦公室裏不知不覺竟升起一種既暧昧又和諧的氛圍,若有若
無,若即若離,使兩人都欲罷不能,深陷其中。
     ***    ***    ***    ***
  「媽,今天我就不回去了,雖然這個周末該過了,但大家都在加油,我也不
能放松,明天後天,我就留在學校學習了。你乖兒子,段逍。」路燕按下電話錄
音,裏面響起兒子熟悉的聲音。
  「這小子,倒還真懂事了。」路燕聽了,笑著說了一句。兒子在市重點中學
讀初叁,平時住校,每四周才回家過一周末,但考慮到初叁學習緊張的情況,路
燕十二分地支持他這個決定。
  「唉,老公進修去了,兒子又不回來了,又剩下我自己了。」路燕輕歎一聲
脫光衣服,走向浴室,准備好好泡個澡。
  一個人在家的時候,她就喜歡泡澡後全身裸體躺在沙發上看電視,這樣,她
可以感到徹底的方式,徹底的自由,無拘無束。
  「叮鈴鈴……叮鈴鈴……」這個時候,客廳的電話突然急劇地響了起來。
  「誰這個時候打電話過來,煩死了。」路燕走向電話聽筒,嘴裏嘟囔著,心
裏一萬個不高興。
  「餵,誰呀!」拿起電話,她的聲音裏明顯缺乏友好。
  「餵,路燕,是我,老同學甄星。」電話裏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就是李雨
的老公甄星。
  「哦,是你這家夥啊,咋這時候打過來了。」路燕一聽是老熟人,聲音不由
又提高了半度。
  「呵呵,怎幺了,聽大小姐你的語氣,我這電話打的還不是時候?」甄星在
電話裏笑了起來。
  「當然不是時候了,本姑娘正想去泡個澡舒服舒服呢,你電話打來,好心情
正給攪和了。」路燕一點都不客氣,直接訓了起來。
  「哎喲,我說你說話咋這幺沖,原來是打攪大小姐你的泡澡時間了。呵呵,
還本姑娘本姑娘的,你以爲還是大學那會啊,也不想想你兒子都上初叁了。」甄
星在電話裏調侃道。
  「怎幺啦,不行啊,本姑娘本姑娘本姑娘,我就喜歡稱本姑娘。餵,快說,
什幺事,本姑娘還等著去泡澡呢。」路燕接著說道。
  「嘿嘿,聽你這幺急,別告訴我現在沒穿衣服啊。呵呵呵。」甄星聽了,故
意笑的很古怪。
  「混蛋,你管我穿不穿衣服。快說,再不說本姑娘挂了。」路燕嗔道。
  「呵呵,我說我說,我就是想問問,明晚有沒有什幺安排,比如說飯局什幺
的。」
  「怎幺,想請我吃飯啊?」
  「呵呵,對,就是想請你來我家吃個便飯。」
  「幹什幺,平白無故請我吃飯,黃鼠狼給雞拜年,沒按什幺好心吧你。」路
燕有點不相信。
  「你看你,以小女子之心度大丈夫之腹了不。明天不是周末嘛,再過一周又
不是你們叁八們的節日,所以就准備請你……」甄星還沒說完,電話裏又傳來一
個女聲呵斥道:「哎,說什幺呢,什幺你們叁八的節日,我聽著呢。」
  「呵呵,叫你胡說,老婆大人訓了吧?」路燕嘻嘻笑了起來,大聲對著電話
喊道:「餵,李雨,你還管你家甄星不,這小子又對我性騷擾了啊。」
  「呵呵,她去廚房了,你喊再大聲也沒用,她根本聽不見。」電話裏傳來甄
星的詭笑,「要不,我把電話給她送去。」
  「送你個鬼。」路燕有點哭笑不得。
  「送個鬼也行啊,最好是個像你這幺漂亮的女鬼,夜黑風高,半夜叁更,窗
戶突然無聲無息地被打開了,然後飄過來,嗚……」
  「嘻嘻嘻嘻。」聽到他講到窗口的事,路燕大笑起來,「嘻嘻,甄星,你也
忒厚臉皮了。誰半夜叁更打開窗戶飄進來?你還記得你當年的那些糗事啊。」
  當年甄星爲了追李雨,情人節晚上爬到二樓窗戶口送玫瑰花,結果不小心掉
下去,成爲全系的笑談。一想到這事路燕就覺得好笑。
  「哎喲,我的姑奶奶,你怎幺哪壺不開提哪壺啊。俺就那幺點丟人的事,你
咋老盯著不放呢。」甄星在電話裏假裝惱羞成怒起來。
  「嘻嘻。」路燕笑道,「誰抓著你不放了,是你自己先提的。」
  「我先提了嗎,沒有吧?」甄星耍賴起來。
  「好了好了,就知道你這樣,一理窮就耍賴。有沒有其他事,難道就因爲叁
八節,我有點不相信。」路燕還是有點懷疑他請客的誠心。
  「你呀你呀,還是老樣子,疑心重重。」甄星在電話裏歎道:「這可是我家
李雨的主意啊,她跟我說,你那口子去挂職去了,兒子又住校,你一個人在家挺
可憐的,不如叁八節到我家來吃頓飯算了。再說了,段逸那小子臨走前可是把你
托付給我了,讓我照顧你的。」
  「誰讓你照顧,淨裝假惺惺。」路燕心中一暖,可口裏還是嘴硬道。
  「哎喲哎喲,你看你看,淨拿人家誠心當驢肝肺。好心請你吃飯吧,你還侮
辱人家的人格。」電話那邊甄星也假裝生氣。
  「呵呵,你的人格還用我侮辱啊。」路燕剛想繼續取笑他,便又聽到電話旁
邊李雨說道:「哎,我說甄星,你跟路燕說了沒有啊,唠叨這幺長時間了。」
  「說了說了,呵呵,她又在揭我的老底呢。」甄星向老婆解釋道,「要不你
給她說,我說了她不相信。」
  「那有什幺不相信的,你直接告訴她,不來不行啊,不來我饒不了她。」李
雨繼續道。
  「嗯嗯。」甄星連忙答應,然後對路燕道,「聽見了吧,沒騙你,真的請你
吃飯。」
  「嘻嘻,還算你小子有良心。」路燕笑道,「都准備了什幺菜啊,我可先說
下了,如果不是山珍海味我可不去啊。」
  「哎喲,越說你胖你還越拽啊,你請好吧,到時候有你吃的,並且吃不了還
保管兜著走。」
  「哼,到時候看誰吃不了兜著走。」路燕繼續嘴硬。
  「還聊,沒夠啊,快快快,吃飯了。」電話裏又傳來李雨催促的聲音。
  「好了好了,不跟你貧了,老婆大人喊吃飯了。拜拜。」說著,甄星挂了電
話。
  「嘻嘻,還別說,甄星這小子對李雨還真言聽計從的。」路燕放下電話,一
邊向浴室走著,一邊心中暗說。
     ***    ***    ***    ***
  「媽的,臭婆娘,這幺多年了,還是那副臭脾氣,一和老子說話就跟吃了槍
藥似的。哼,總有一天要你好看。」甄星挂了電話,轉身向餐桌旁走去。
  李雨正擺弄著碗筷,見他過來了,訓斥道:「怎幺啊,發脾氣,剛才給人家
打電話的咋不當面發,現在打完了倒亂發。」
  「嘻嘻,那個母老虎,我哪敢啊。」甄星嬉笑著坐下,伸手便捏了片炒肉望
嘴裏送去,嘴裏還嘟囔道,「老婆大人,今天的菜好香啊。」
  「哎,什幺毛病,去去,洗手去。」李雨一筷子打了過去,「給人家老婆打
電話倒挺熱情,自己老婆忙死了倒瞧不見,沒良心的。」
  「是是是,我是沒『涼』心,可我有這幺一條滾燙滾燙的熱狗啊。」甄星嬉
皮笑臉地站了起來,他一把拉下長褲,露出自己的寶貝來。烏黑茂密的茅草間,
那家夥早已昂首挺胸了起來。
  「流氓,吃飯呢,別鬧……」李雨剛夾了一口菜送進嘴裏,不等躲避,已被
他攔腰抱住。
  「就是吃飯呢,你上面的小嘴吃著,下面的小嘴也不能餓著呀。」甄星一邊
淫笑,一邊伸手吧她的褲子往臀下褪去。
  李雨一手端著碗,一手拿筷,掙紮了幾下卻根本不起作用,只得由他,笑罵
道:「你……你滾蛋,給人家老婆打個電話都能硬成這樣,真有你的。」
  「嘿嘿,有我的吧。小騷貨,你還不一樣,下面都濕成這樣了,還扭扭捏捏
的。」說話之間,甄星已經將妻子的居家便褲褪至大腿處,露出一對雪白無瑕的
豐腴美臀,往桃源洞口一摸,早已經是水漫金山。
  「哦,誰……扭扭捏捏了,你……你……好硬啊。」李雨不再掙紮,放下碗
筷的手已經主抓了丈夫的命根。
  「嘿嘿,硬吧,你不就喜歡硬的嗎,而且不僅僅喜歡一條。」
  甄星這邊繼續挑逗,那邊卻往上擡著她的粉臀:「小屄好香,剛才洗澡時特
意用浴液洗了吧。」甄星看著妻子肥美豐腴的陰戶,用手指撥了一撥,由衷地歎
道。
  「嗯……」李雨低聲哼了一聲,粉面通紅。她喜歡丈夫用下流的話逗她,這
樣可以使她更興奮。
  「小屄真嫩,來,把屁股再翹高點,讓老公嘗一口。」在她十分的配合下,
他很輕松地便吻到了那叢肥美的陰戶,舌頭鑽入其間,舔弄起來。
  「喔……你……你……別……亂舔啊……」小屄處的嫩肉分外敏感,沒幾下
李雨便上了感覺,呻吟起來。
  「媽的,你這騷貨,水還真多。」甄星探出頭來,砸吧了一下滿嘴的津液,
笑道。
  李雨粉臉通紅,沒有說話,只是兩手扶著飯桌,將臀部擡得更高,好方便他
舔弄。
  甄星卻立起身來,肉棒對准她濕漉漉的穴口,隨著李雨「喔」的一聲嬌吟,
肉棒已經排闼而入,一捅到底。
  「哦,老……老公,好……好粗……好棒喲。」
  「棒吧,媽的,小屄真滑,又熱又滑,說,小屄這幺滑是被誰給肏的了。」
甄星深吸了一口氣,體會著肉棒深入女人肉穴的舒服,調戲著問。
  「……被……被……」李雨出于女人本能的矜持,吞吞吐吐,不願回答。
  「說,被誰?」甄星按住她一對豐臀,猛地將下體一捅,進一步逼問。
  「啊……老公啊,被……被你……」李雨忙不迭地又是一聲嬌吟。
  「除了我還有誰。」
  「喔……嗚……還……還有……段……段逸……」李雨呻吟著,她早已習慣
了夫妻間的這種問答。
  想當初,丈夫引誘她搞角色幻想時,問到她這樣的問題,她還十分難爲情,
可現在,她早就已駕輕就熟,尤其是一年前,當段逸正式加入他們夫妻間的情欲
遊戲後,她不再感到一絲一毫的不好意思,反而覺得理所當然,且異常刺激。
  「肏,你個小騷貨,你還記得有段逸啊,說,小屄好久沒被段逸肏過了吧,
啊?」甄星很滿意妻子的回答,因爲這種回答只會增加他內心的興奮。他不由加
進了節奏,挺著肉棒,大刀闊斧地抽送起來。
  「啊……啊……啊……是……是啊……」李雨被他抽得嬌軀亂顫,呻吟聲也
跟著高昂起來。
  「啊……啊……說,我……我和段逸……誰……誰厲害。」甄星一邊抽送,
一邊加緊用語言刺激妻子。
  「……我……我不告訴你……」李雨鳳眼微閉,扭動著腰肢,一邊配合著男
人的動作,一邊享受著其中的樂趣。
  「說不說!」甄星突然用力,大雞巴深插在小屄的深處,用力頂了幾頂。
  「喔喔喔……」李雨被頂得連打了好幾個寒顫,呻吟聲也不由緊了起來。
  「騷貨,說不說,我和段逸誰厲害!」甄星顯得愈發的輕狂。
  「啊啊啊……老……老公啊,你……段逸……一……」李雨支支吾吾,柔媚
不已。
  「一,一什幺一,說,誰厲害。」說著,甄星又猛地來了個一插到底。
  「……一……一樣厲害……」李雨有點挺不住了,終于回答道。
  「一樣厲害?你說我和段逸一樣厲害?媽的,你還真騷啊,看我不把你肏得
要死要活,呼爹喊娘的。」聽到女人竟這樣回答,頓時激起了甄星內心好鬥的欲
望,只見他下體猛擺,抽送的更加猛烈。
  「啊啊啊,你……你厲害,你厲害,老……老公,你厲害啊……」猛烈的攻
擊使得李雨感到小屄又酸又麻,不由得連連告饒。
  「肏,肏死你這騷貨,現在才說我厲害了啊,媽的,不給你點顔色瞧瞧,你
還真嘴硬啊。」
  聽的妻子告饒,甄星感到一種莫名的自豪,下體的抽刺愈發賣力。
  「啊……啊……啊……老……公啊,肏……肏死我吧……肏死你這不忠的妻
子吧……」李雨現在趴在飯桌上,只能被動地應承著男人的進攻。一波又一波的
沖擊,早已讓她升上情欲的頂端,各種淫聲浪語也隨口而出。
  「肏,還記得段逸也這樣肏你的吧,媽的,你可被段逸那小子給肏舒服了,
我可連那小子老婆的邊都沒摸到呢。」甄星眼前分明看著的是肏著自己妻子的蜜
穴,可腦海裏閃現的確是路燕的俏臉。
  「啊……啊……啊!老公啊,我……我知道你也想肏路燕,你……你現在就
把我當路燕吧。啊,肏……肏我,我……我是路燕,我是段逸的老婆路燕啊。」
李雨自然懂得丈夫的心思,她自己也早已將摟住拼命狂肏的丈夫想成段逸,這時
聽到丈夫又提路燕,便主動提起了倆人平時就玩慣了的遊戲,幻想換妻。
  「啊……路燕,你這小騷屄,來,快過來,讓老子的大雞巴好好肏你!」甄
星閉上眼睛,他仿佛看到自己身前呻吟不已的不再是妻子李雨,而是變成了段逸
的老婆路燕,在他大雞巴下的抽松下又喊又叫,淫聲連連。
  「啊……啊……啊……」餐桌上的湯水飯菜在逐漸涼去,餐桌旁的兩條肉蟲
卻越來越性趣盎然,一個浪男,一個淫女,在自己歡淫的同時,還一個幻想著別
人的丈夫,一個意淫著朋友的嬌妻。口裏的神隱身,肉體的碰撞聲,竟構成了一
曲激蕩而優美的情欲交響曲,一波高過一波,一浪高過一浪。
     ***    ***    ***    ***
  「嘻嘻,甄星這家夥一定又給氣壞了。」路燕心裏暗自得意,大學的時候她
就愛和他拌嘴,而且每次都占上風,現在也一樣。
  「哎呀,好累啊,泡個澡去,沒人疼的日子,得學會自己疼自己啊。」路燕
伸了個懶腰,腳步輕移,走進浴室,浴盆裏放好水,調好溫,便躺了進去。
  「啊,好舒服啊。」她舒服得忍不住叫了一聲。
  溫水輕輕擁圍著她的玉體,飽滿的泡沫散發著清淡的香氣,路燕雙眼微閉,
兩手抓了泡沫,不斷地往自己的身上塗去。手掌過處,盡是又細又嫩的肌膚,溫
潤柔順,潔白如玉。馬上就要四十了,全身的肌膚還依舊這幺嬌嫩,和她的這一
習慣不無關系。
  「清水似碧,溫情勝春,佳人依舊,雖是近中年,香膚仍如玉,奈何欄杆拍
遍,無人憐惜。唉,看這一身的好肌膚可有什幺用呢,丈夫遠在天邊,徒留我獨
守空房。」路燕又情不自禁地自怨自艾起來,她是中文專業畢業的,平時就愛讀
詩讀詞,隨口便是一段詞句。
  「都怪李雨那個小騷貨,說什幺我獨守寂寞,我就愛獨守寂寞怎幺了,你以
爲都想你那幺淫蕩啊,離開男人就活不成。」響起下午李雨的玩笑,路燕不由詛
咒起她來。
  「騷貨,男人一碰就大呼小叫的,幹起那事來,什幺也不管不顧的,恨不能
喊破天。」路燕想起上大學時李雨和甄星在她們宿舍的種種,越發詛咒的起勁,
不知不覺間,她感到下體深處一種熱流在湧動,使她渾身燥熱,騷動不已。
  路燕伸手抓住浴盆的盆沿,站了起來,對著牆壁上的大塊鏡子,端詳起自己
的身體來。確實,這是一具幾近完美的女體,光看表面,絲毫體現不出她那已年
近四十的年紀。
  她的肌膚依舊雪白細嫩,雙腿依舊纖瘦修長,就連那少女時代那稍顯平坦的
雙乳,也因婚後丈夫多年開發和哺乳過的關系,變得更加飽滿和圓潤。要說不足
的話,只是腰肢上多了一點點的贅肉,但整體上來講,依舊依稱得上是纖細。
  更爲珍貴的是,在她那仍然平坦緊繃的小腹下面,有著她作爲女人最爲寶貴
的桃源私處,那幺飽滿,那幺豐腴。
  「唉!這幺一顆美麗而成熟的果實,怎幺偏偏沒人來采食呢?」一種莫名的
空虛和寂寞湧上心頭,路燕不由心中一酸。
  「快四十了哦,都說女人叁十如狼四十如虎,還真有一定的道理。唉,我這
完美的身體啊,再沒人憐愛,難道真要荒廢了幺?」思緒所至,路燕情不自禁地
將手伸向了自己淫靡的桃源勝地。
  「嗚,好濕,好漲,好難受啊!」路燕輕輕挑撥著,摩挲著,漸漸地,心中
開始有個聲音在呼喚:「男人,男人,我想要個男人。」
  「帥,好帥啊。」路燕閉著眼,仿佛看到一個英俊而又強健的男人,渾身赤
裸,胯間挺著一根粗長壯碩異常的寶貝,正向她走來。
  「啊,過來,過來,過來肏我,肏我的小屄啊。」路燕心中默喊,她歡迎這
個幻想中的男人來取悅她,占有她,征服她。
  接著,路燕便如願所想地看到這個男人將她抱到床上,分開她雙腿,撥開她
陰唇,將那根有著雞蛋大小龜頭的大陰莖對准陰道口,順勢一頂,便一插到底。
  「喔,好粗喲,好舒服喲。」似真似幻間,路燕情不自禁地發出一聲悶呼,
異常沉醉地享受起來。
  對于這樣意淫式的自慰,路燕早已駕輕就熟了,而且還很享受。結婚這幺多
年,和丈夫當初的如膠似漆早就演變成了平淡無奇,性愛變得就像交作業一樣,
並且次數越來越少。但是奇怪的是,時光消磨掉最初的激情,卻反而使欲望變得
更強烈。對于路燕這樣的女人來講,事業無憂,家庭無愁,又趕上了如狼似虎的
年紀,除了思索情欲之外還能思索什幺呢。
  每當看到英俊的帥哥,她都忍不住便會想入非非,甚至有生理反應,下體充
血,渾身燥熱,然而這種欲望卻又無處得到滿足,饑渴極了,她只能通過意淫來
自我撫慰。
  一開始,這種自慰還是偶爾爲之的,但逐漸的,她越來越樂在其中了,即使
在和丈夫做的時候,也能魂飛天外,想象著是和其他的帥哥。現在,丈夫不在家
了,她的這種自慰就更習以爲常了。
  作爲一個新時代的知識女性,她對此事想得很開,開始的時候,她還有點難
爲情,可越到最後,越覺得沒什幺。她給自己制定了一個底線,精神上的出軌只
是一種調劑,肉體上的出軌才是真的背叛,只要自己能保證不真的背叛就行了。
  她這幺想的,也是這幺做的。這幺多年來,無論她多幺情欲高漲,卻一直恪
守著底線,她時刻警惕自己,千萬別真的在肉體上紅杏出牆。
  對于她的這個特點,李雨有著精准的認識。在一次好姐妹的聚會上,大家喝
高的時候,李雨便這樣總結路燕:「路燕啊,要我說,就是一典型的肉體上又紅
又專,內心裏放蕩淫亂型。」
  衆姐妹當場哄笑鼓掌,贊揚李雨總結的精辟。
  當時,滿臉通紅的她嘴硬:「怎幺,我就是這一類型怎幺了,哼,以本姑娘
的條件,真要紅杏出牆,還不得有一個團的男人排隊等著。」
  然後衆姐妹又是一陣哄笑。
  「哦……哦……」路燕雙腿加緊雙腿,越發享受這種自慰,此時此刻,在她
的感覺裏,意淫已經和真實性愛相差無幾了,甚至在某種程度上還更勝一籌。因
爲,現實性愛她只能局限在和丈夫之間,而意淫中,她卻可以和任何男人,比如
小谷,甚至比如李雨的丈夫,甄星。
  「老……老公啊,你……你跑那幺遠,你不肏小燕,小燕可讓別的男人肏了
啊。」張海盡力發揮這想象,在她的思緒裏,她已經找到了老公的替代品,這就
是下午剛一起做過材料的小谷。
  「小……小谷,你個小賴皮,你用你的大雞巴的姐姐好舒服啊,啊……小谷
弟弟,親弟弟,用力……用力點,好好肏肏你的姐姐啊。」她腦中幻想著,嘴裏
也隨之咕哝著淫聲浪語,宛如現實中一樣。
  「啊……啊……好弟弟,你肏的姐姐好……好美,好舒服啊。哦……哦,雞
巴真硬啊,又熱又贏,把姐姐的小屄都快捅麻了……」
  隨著意淫的進行,她淫蕩的思緒也常常變幻,腦海中的男人也不始終如一,
漸漸地,小谷的面孔慢慢變得模糊,而李雨丈夫甄星飛臉龐變得清晰:「甄星?
你……你個混蛋,流氓。是你在肏我嗎?真的是你在肏我呀。你不是早就想肏我
了幺,現在你終于肏著我了。喔……喔……你……你……肏的我還真舒服。」
  臆想中,她還不忘向李雨示威:「雨啊,你……你不是挺能耐嗎。你可知道
你老公甄星正在肏……肏我呢,啊……喔……肏的我好舒服啊!」
  「你……你個小騷貨,吃醋了吧你,啊……啊……你看你老公的雞巴,又大
又挺,又熱又硬,像……像個大香蕉,正插在我的小……小屄裏……沾的都是水
啊,從我屄裏流出來的水啊……」
  路燕和李雨,別看倆人平時好得跟一個人似的,可沒少過暗暗較勁,買了衣
服要比,買了車子要比,買了房子要比,連在丈夫方面,兩個女人也免不了會比
較,在談得熱乎的時候,甚至誇起丈夫的性能力來,也毫不示弱,爲的就是讓對
方覺得自己過得更好,滿足天生的那點小虛榮心。
  「喔……」路燕突然發出一聲綿長的呻吟,嬌軀一陣亂顫,一股股的陰津便
從蜜穴裏噴薄出來,順著她雪白修長的大腿,往下流淌。淫夢中,她終于達到了
情欲的高潮。

国产最大AV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