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9-01发布:

绿帽给娇妻共享视频屠宰地狱 1-2

精彩内容:

1

“婉兒,今天有空嗎,我聽說附近新開了一家咖啡店,裏面的咖啡不錯
。”

一個年近四十,身材中等,穿著一身黑色西裝,看上去有幾分溫和儒雅
的男人,走到一個女人面前說道。

女人腳下穿著一雙細高跟長筒靴,讓本就超過一米七的身材顯得越發高
挑,一條包臀的黑色套裙,下擺恰到好處的停留在了女人膝蓋上面十五
公分處,既襯托出女人高高隆起的翹臀那完美的弧度,又讓女人穿著肉
絲的一對纖細而均勻的玉腿顯得越發修長。

上身穿著一件黑色的小西裝,裏面是一件白色的襯衣,一對豐滿的奶子
將那件緊身的襯衣撐的好像要爆開一樣,透過 襯衣上面打開的扣子更是
看到一片誘人的白嫩,甚至隨著女人呼吸還能隱約看到女人那條深深的
溝壑以及淡粉色蕾絲內衣的花邊。

再看女人的臉上,分明二十五六歲的年紀讓女人青澀中帶著幾許成熟少
婦的妩媚,薄薄的嘴唇微微上揚,讓女人精致而秀美的容顔多了幾分自
信的從容與高傲。

聽到這個雖然因爲人到中年而微微有些發福,但是依然可以稱得上事業
有成,身價不菲,被不知道多少年輕女人愛慕追捧的男人相約,女人並
沒有喜悅反而微微皺眉。

“副行長,我只是你的下屬,我希望你能直呼我的名字上官婉,還有我
並不喜歡咖啡,也沒有興趣和您約會,麻煩您不要和我談工作意外的事
情,我不想被誰誤會。”

女人口中那個副字似乎咬的特別重,而聽到女人這一番毫不客氣的話,
男人臉上露出一絲尴尬,眼中帶著一絲怒氣,自從上官婉兒進入銀行的
第一天起,他就看上這個女人了,不僅僅是因爲這個女人長相妩媚風騷
,讓他心動不已,也因爲這個女人能力優秀,從著名的金融學院才一畢
業就被總行挖過來直接空降爲信貸經理,掌控著銀行貸款的審批與金融
投資的風險評估。

可以說,一旦得到她,不僅能夠享受到誘人的美色,而且相當于間接掌
控了信貸,同時他挪用貪汙銀行公款,導致內部賬務大規模虧空的事情
也會被徹底掩蓋住。

可是足足叁個月了,這個女人卻始終油鹽不進,自從他當上副行長以後
,對于女人哪次不是召之即來,尤其是這個銀行內,無論是人妻少婦還
是青春少女,只要他願意都能讓她們乖乖的爬到自己床上,還從來沒有

哪個女人這樣呢。


想到這些,他不由得心中暗罵了一聲,“臭婊子,不知道被多少人玩過
的破爛貨,現在在我這兒裝純,早晚有一天老子肏死你個賤貨。”

上官婉並不知道這個男人心中這麽想,也沒有理會他臉上的陰沈,一句
話說完後徑直離去。

當然這個男人也不知道如果那些話他敢當面說出來,甚至直接給上官婉
兩個耳光,那麽上官婉很可能在下一刻直接踢碎他的兩個蛋,不過也有
另一種可能,那就是像狗一樣對他下跪讓他徹底玩上一次。

回到家中,上官婉熟練的褪下一身職業裝,在浴室中沖洗了一下後,就
那麽赤條條的走出浴室,絲毫不在意客廳那巨大的落地窗並沒有拉著窗
簾,只要是對面樓的人留心就可以看遍她的身體。

而這時候如果有人近距離觀看,可以看到上官婉衣服遮掩下那瑩白細膩
的肌膚上,遍布著一道道清淺幾乎無法分辨的細長條形痕迹與各種不規
則的片狀痕迹。

甚至就連上官婉那之前穿著襯衣時,暴露在外人眼中的地方也不例外,
只是當時應該是用遮暇粉蓋住了才沒有讓人看到。

當前的社會醫療水平已經發展到了極高的水平,各種修複傷口,祛除皮
膚疤痕的藥物都可以讓人在受傷後很快完全恢複不留任何痕迹。

像是上官婉這種白皙皮膚卻又遍布傷痕,可傷痕又已經需要近距離仔細
看才能隱約發現端倪的情況,只要是真正了解的,就可以判斷的出,這
些傷痕應該是一個月前留下的。

根據還隱約留下的痕迹,可以看得出,這些傷痕有鞭痕,有烙燙痕,有
刀傷劃痕,還有一些分明是穿刺痕。

即使常人眼中有些重的傷痕,最多十來天就會完全看不到痕迹,而能夠
曆經一個月還隱約看到一絲端倪,這些傷痕更不是只有一兩處,而是遍
布全身甚至彼此還交錯著,足可見當初上官婉經曆過何等恐怖的虐待,
而且這種虐待分明是持續進行的。

或許很多人不會相信,其實這一切其實是上官婉自願的,在很多人眼中
清冷自信甚至有些高傲張揚,對于男人不屑一顧的上官婉,背後其實有
著一種完全另類的癖好。

就在上官婉十二歲時候,一次放學回家遇到一個身材高大滿是肌肉的男
人,這個男人不知道怎麽回事竟然要非禮她,當時她惶恐無助,奮力掙
紮,最終有其他人趕到這個男人才倉皇逃離。

但是一場噩夢卻在她心理留下了影子。

直到幾年後,身邊的同學開始談戀愛,她才發現對于和異性接觸,她已
經有了一種天然的抵觸。

甚至因爲這個原因,在她18歲第一次遇到心動的男人談戀愛,也僅僅維
持了一個半月無疾而終,可是自那以後上官婉便開始總是在夢中想到自
己被強迫,被人壓在身下無助的掙紮,每次這種情況都讓她無比羞恥,
可是又讓她積累的欲望得到一種變態的發泄。

幾次宿舍沒人的時候,甚至因爲這種夢境,再醒來的時候激動的自慰達
到高潮。

一直到她20歲生日那天,上天給了她一個不尋常的禮物物。

這是一個秋季,夏天的酷熱還未完全消失,不過在夜色下卻已經不再讓
人覺得難受了。

學習成績十分優秀,身材長相也十分優秀而且性格又有些高傲的上官婉
並沒有什麽真正交心的朋友,于是在這個生日的晚上,獨自外出喝了幾
杯酒,上外面遊蕩了好一陣,談不上傷心,或者失落,只是身爲女人在
這個特殊的日子形單影只,讓她多少心情不是很好。

不知不覺中走到了學校西廣場的一個醫學院試驗樓的門口。

作爲醫學院的實驗樓,自然有著與衆不同之處,這裏最著名的就是人體
解刨實驗室,裏面不下百具各種原因死亡的屍體供醫學部的學生練習,
因此就算是白天都很少有人路過這裏,更不要說晚上了。

不過上官婉學習過武術也專門爲此練習了一段時間的人體解剖,在她看
來除去那些鬼神的傳說,死人其實比活人更安全無害。

于是上官婉沒有像別人那樣準備繞路離開,而是打算徑直從這裏穿過去
,回自己的宿舍。

就在這時,上官婉突然見到一個長長的身影在地上爬行,一條尾巴隨著
它的爬行而扭擺,在它的後面,一個身材矮小的人影用手牽著一條鏈子
,另一只手還拿著一根小鞭子不時抽打一下這個爬行的動物。

“母狗快點,還有兩圈。”隨著這個沙啞的聲音響起的,還有一陣陣啪
啪聲與嗚咽聲。

通過聲音上官婉清楚的知道那個身材矮小的人就是學校裏一個很不起眼

的四十來歲保安,可是那個被保安叫做母狗的東西分明不像是條狗,好

像更像是一個人,但是聲音又很奇怪,而且人的話不可能有尾巴。

強烈的好奇心驅使著上官婉放輕腳步,慢慢的躲到一個樹下,然後仔細
的朝不遠處觀看。

只是一眼上官婉便愣住了,那確實不是一條狗,但是上官婉更甯願她是
一條狗,因爲那赫然是一個女人,一個上官婉無比熟悉的女人。

這個女人分明就是當初上官婉學習人體解剖學時,那個氣質高冷對于任
何男人都不屑一顧,據說是個富二代的女法醫蘇芮。

可是此時這個女法醫完全沒有了當初的高傲,這時的她全身赤裸著,雪
白的身體就暴露在空氣中,四肢著地跪在地上,雙腳砸著一副腳鐐,手
上也用一條叁十公分鐵鏈子拴著。

同時一條不過半米多長的鏈子連著她手上的鏈子和腳上的鐐铐,讓她無
法進行大幅度的動作只能緩慢的爬行。

同時在她嘴上塞著一個口球,讓她發出的聲音只是嗚嗚的,奶子上是一
對乳鈴,這時候上官婉甚至可以聽到一陣陣清脆鈴聲,而在她的屁股上
更是插著一個長長的仿真狗尾巴。

上官婉有心沖出去,可是又不知道這個曾經交過自己的老師,爲什麽會
這樣,是被人脅迫了,還是有什麽別的原因。

耐著性子仔細看,這個以前冷清高傲的女法醫兼醫學部解剖學老師蘇芮
這時候就像一條狗一樣被鏈子鎖著,沿著一個方圓20米的花壇爬行。

那個看上去猥瑣又醜陋的保安,用手中的鞭子不時抽打著她雪白的屁股
和後背上,在她身上留下一道道縱橫交錯的鞭痕,蘇芮則是不時的發出
一聲聲嗚嗚聲,同時屁股翹的更高,身子搖晃著讓奶上的鈴铛不斷的響
著。

就是這麽猶豫的一段時間,上官婉突然發現一向高冷的女法醫蘇芮在爬
行了不到二十米後,突然渾身顫抖一股股淫水如同噴泉一樣噴出來,兩
個像雞蛋一樣的東西,也跟著這股淫水噴了出來。

上官婉不是什麽都不懂的小女孩,只是看一眼就知道了,那正是兩枚跳
蛋,同時也在這一刻感覺蘇芮發出的嗚嗚聲,分明帶著一種亢奮與愉悅


很不可思議,一個女人被人當成一條狗一樣被人鞭打爬行竟然會興奮,
可是突然上官婉竟然發現一向被人看成性冷淡的她,此時騷屄竟然不知
不覺濕潤了起來。

這一刻,曾經無數次出現在夢中,差點被猥瑣的情景,與眼前的僅剩融
合,恍惚間上官婉就覺得好像自己已經被人強迫著做著相同的動作,隨
著時間流逝右手不知不覺的伸到自己騷屄口,開始激動的自慰起來。

直到看著前面的蘇芮被那個醜陋矮小的保安從後面摟著一邊肏一邊將一
根根鋼針刺入奶子,最後更是一根竹簽直接洞穿一顆乳頭時,上官婉瞬
間達到高潮,發出一聲長吟,而後才猛地驚醒,聽到保安喊了一聲誰,
顧不得其他的就踉跄逃跑了。

這一次經曆讓她愈發羞恥,可是那種肆意的釋放卻又讓她如同上瘾一樣
過了叁天就又偷跑了過去。

依然相同的場景重演,只是這一次在最後足足五個男人輪奸了蘇芮。早
有準備的上官婉不僅沒有阻止,反而用手帕塞住了自己的嘴,眼中帶著
興奮,跟著自慰得到又一次高潮。

就這樣上官婉仿佛上瘾一樣頻繁來到這裏,每隔叁兩天就會看到一場激
情。

平時高冷的女法醫蘇芮,就像一條母狗一個玩具一樣被人玩弄,帶著鎖
鏈被鞭打著爬行,一邊被肏一邊被一根根釘子插進豐滿的奶子裏,被捆
在樹上電流電擊騷屄;蒙著眼睛被各種人輪奸後,騷屄裏塞入啤酒瓶然
後用橡膠棍暴力打碎。

每一種玩法都讓上官婉覺得變態卻又十分興奮,同時第二天看到蘇芮時
蘇芮依然那麽高冷,就好像晚上被玩弄的不是她一樣。

就這樣一直持續了二十叁天,在上官婉又一次偷看蘇芮被玩弄的時候,
一時沒留神不知道什麽時候那個保安已經走到了身邊。

上官婉這時候身子依靠在一棵樹上,上身的衣服有些淩亂,露出大半個
豐滿的奶子,長裙被高高的卷起來,黑色的蕾絲內褲挂在膝蓋位置上,
叁根手指還按在自己高高鼓起的陰蒂上,一對好看的眼睛望著這個不知
道什麽時候來的保安,此時還幾分高潮後的茫然。

“騷屄,給我跪下。”保安一揚手上的牛皮鞭子,一下子抽向上官婉。

上官婉本身自從小時候差點被猥亵以後就堅持練武,精通各種搏擊術,
這時候哪怕她這個樣子,真的要躲開,甚至奪過鞭子,制服這個保安都
不會很難。

可是這一刻,看著這個保安,她腦海中想到這些天的場景,一時間竟然
覺得這個身材有些矮小的保安突然高大了起來,讓她完全不敢去抵擋這
一鞭子。

“啪。”一鞭子從上官婉身前劃過,不知道是故意的還是巧合,鞭梢正
好掃過了上官婉左邊的乳頭。

一股鑽心的疼痛瞬間傳遍身體,同時一種變態的滿足感也跟著湧現出來
,剛剛高潮釋放的上官婉被這一鞭子抽的再次高潮,雙腿一彎跪在了地
上,同時身子不斷的顫抖著口中發出一聲高亢的呻吟聲。

“啪。”又一鞭子重重的抽在了上官婉露出的左邊奶子上,一條血紅色
的鞭痕瞬間浮現在上官婉的奶子上。

“真是個淫蕩的賤貨,看著我調教母狗都能發情自慰到高潮,是不是在
幻想剛才那是你。”

也就在這時候,身上纏繞著鎖鏈的蘇芮也跪趴著過來,按住了上官婉的
肩膀,然後熟練的將她身上的連衣裙拉下來。

同時臉上帶著一種淫邪放松的表情說道,“婉兒,這些天主人就發現附
近有淫水還有聲音,知道有個騷貨在偷看,沒想到是你。否則我早就將
你引薦給主人了。”

“我不是……。”

上官婉下意識的用手捂住自己暴露在空氣中的奶子,口中小聲說了一句
,好容易積攢起來的一絲勇氣和力量,卻也在蘇芮淫蕩的注視下徹底散
去了。

“啪”這個保安絲毫沒有在意蘇芮和上官婉緊挨著,一鞭子抽在兩人一
側肋骨外的雪白肌膚上。

一條紅印立刻出現在了二女的身上,蘇芮口中發出一聲似痛苦又好像無
限愉悅的呻吟,上官婉也跟著發出一聲悶哼。

“賤貨,還認識不到你的淫蕩嗎,我看你嘴硬到什麽時候?”

保安熟練的將鞭子在空中一甩發出一聲脆響,然後下一刻重重的抽在了
上官婉的背上。

一道深紅色的鞭痕立刻出現在上官婉後背上。

明明伸手不凡的上官婉這時候就像是回憶起來當年的夢魇,無助的承受
著,緊緊的抿住嘴唇只是鼻子裏發出一聲悶哼。

“賤貨。”

“雜種。”

“你這騷屄。”

“叫你嘴硬。”

……

只是稍微一停頓,鞭子就如同雨點一樣紛紛抽下來。

保安明顯經過專門的練習,一米多長的牛皮鞭子就像是手臂一樣靈活,
每一次都恰到好處的用鞭稍從上官婉後背擦過,既讓上官婉感受到劇烈
的疼痛感,又不會真的造成太大的傷勢而暈厥,不一會兒上官婉原本光
潔的後背就遍布著一道道縱橫交錯的鞭痕。

“啊。”上官婉終于發出一聲痛苦的長吟,同時內心的防線也在這時候
再次裂開一個縫隙。

“賤貨給我像狗一樣爬到那個花壇去。”保安用鞭子一指前面的的花壇
,然後對著蘇芮的屁股上抽了一下。

“是,主人。”蘇芮口中發出一聲痛苦又愉悅的呻吟,如同一只發情的
母狗一樣朝著那裏爬去,還故意的搖晃著奶子,發出一聲聲充滿淫蕩氣
息的鈴聲。

“沒說你嗎,騷貨。”

上官婉正因爲鞭打停下來稍微緩了口氣,愣愣的看著蘇芮往前爬,一道
鞭子就抽在了她的屁股上。



“我爬,我爬……”上官婉連忙說著,然後第一次徹底跪下來,兩手稱
在地上,如同一只淫蕩母狗一樣,一種難言的羞恥感,混合著身體的疼
痛,同時湧入她的腦海中,讓她感受到一種一樣的刺激。

不等她有更多的反應,後面的鞭子已經再次抽在了她的屁股上。

上官婉口中發出一聲痛呼,連忙顧不上內心的羞恥,學著蘇芮的樣子跪
趴著向前走,而蘇芮則好像故意等著上官婉一樣,放慢了移動速度。

“快點,一對淫賤的母狗,真她媽廢物,連爬行都不會嗎?”在她們後面
,保安也不緊不慢的向前走著,只要她們速度一慢就會用鞭子抽向她們
的屁股。

偶爾鞭稍還會從上官婉的騷屄口掃過,甚至好像不經意間打在上官婉陰
蒂上,劇烈的疼痛與一種難言的刺激深入上官婉的身體與意識中,這時
候上官婉甚至已經顧不上自己是痛苦還是愉快了,只知道本能的在身後
鞭子的掌控下,朝著前面那個花壇爬行。

五十米的距離,正常人走路也不過輕松的就能走到,往常這個距離對于
經常健身的上官婉更是不過幾秒中的事。

可是這一次這短短的路程足足用了上官婉叁分多锺,當終于爬到花壇的
時候,劇烈的羞恥感,沖擊著上官婉的靈魂,讓她好像抽幹了所有的力
氣一樣,徹底癱軟了下來。

“果然是天生下賤的騷貨,就這麽一段路程騷屄已經濕的不行了呢。”
保安俯下身用手指在上官婉的騷屄口抹了一下,然後將濕漉漉的食指在
上官婉眼前晃了晃,最後緩慢的劃過上官婉纖薄的嘴唇。

“母狗,給我把你這些騷水舔幹淨。”保安左手再次在上官婉屁股上一
拍,右手依然放在上官婉嘴邊上,沈聲道。

上官婉聽到保安的話甚至沒有來得及思考,身體已經下意識的做出了反
應,伸出舌頭在保安有些肮髒的手指上舔著。

保安則是粗暴的將右手叁根手指伸進上官婉嘴裏攪動幾下,然後捏著上
官婉的下巴讓她張著嘴看著自己。

突然的變故讓上官婉一陣幹嘔,這個保安則直接拿著蘇芮用嘴叼過來的
一條五米長的麻繩,熟練的用繩子在上官婉的奶子周圍纏繞成一個八字
形,讓上官婉本來就豐滿的奶子變得越發突出,然後將她雙手綁在背後


然後保安拉起上官婉的身子,站在她後面,一手拉著上官婉的頭發,讓

上官婉頭整個揚起來,對著天上的月亮,一手粗暴的揉捏著上官婉的奶
子,讓她那被捆綁著顯得更加豐滿的奶子不斷的變化著各種形狀。

暴露在外面,超過二十公分的雞巴上面一條條青筋如同蚯蚓一樣密布著
,乒乓球大小的龜頭在上官婉騷逼口不緊不慢的摩擦著。

“騷貨,想不想老子肏你?”保安沈聲說著,不時還把龜頭肏進上官婉緊
致的騷屄裏,但是只是擠進一兩公分就會抽出來,不僅不能讓上官婉得
到滿足反而更加挑逗起她的欲望。

上官婉開始還強忍著不出聲,保安臉上帶著放肆的笑容一招手,“母狗
自己把那條最粗的狼牙假雞巴叼過來。”

“汪。”蘇芮淫蕩的學著狗叫,然後扭擺著自己的屁股爬到旁邊一個工
具箱前。

看著箱子裏那個尺寸誇張到叁十公分,粗細更有嬰兒手臂粗,前面一個
仿真龜頭像是小孩拳頭一樣大,偏偏通體遍布著一個個粗糙金屬疙瘩,
會隨時無規律的釋放強度不等的電流,後面挂著的一對仿真蛋具有輔助
按摩功能,前面龜頭馬眼處更可以將儲存在蛋內部的強大催情藥劑像是
強力水槍一樣噴出來的特質假雞巴,蘇芮眼中閃過又愛又怕的神情,卻
不敢有絲毫的猶豫伸手將它拿出箱子放在地上,然後低頭像是狗咬骨頭
一樣將它叼起來,朝著不遠處的保安爬去。

一邊繼續用雞巴在上官婉騷屄口不僅不慢的摩擦著,挑逗著上官婉的欲
望,保安一邊從蘇芮嘴裏拿過這個特大號的假雞巴。

“站起來,把你狗腿分開,露出那你的騷屄。”

這個保安一手拉著上官婉頭發,一鞭子掃在蘇芮的乳頭上,蘇芮左邊乳
頭上的小鈴铛被這一鞭子抽打的一陣脆響,蘇芮則是連忙站起來,兩腿
半蹲著分開腿,雙手分別拉著自己兩片肥厚的陰唇,兩只眼看著那條猙
獰的好像恐怖怪獸一樣的假雞巴,帶著一種深深地畏懼,卻又感到一種
源自骨子裏的渴望。

單看那種淫蕩下賤如果發情母狗一樣的動作,以及蘇芮臉上那充滿淫欲
的眼神,絕對沒有任何人相信,這個看上去分明比最下賤的妓女還淫蕩
的女人,與那個平時氣質高冷對于男人不假辭色,一把手術刀可以熟練
的將一具屍體隱藏的一切秘密,暴露出來的女法醫,是同一個人。

這個保安卻不在意這些,在他眼中女人無非是一只可以被他肆意玩弄發
泄欲望的爛肉玩具而已,或許比充氣娃娃也就是更聽話一些,手感更好
些罷了,像這種女人他不止一個。

嘴角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保安一手將假雞巴的粗大龜頭頂在蘇芮的騷
屄口,然後猛地一用力,整條尺寸誇張的假雞巴就有多一半頂進了蘇芮
的騷屄裏。

蘇芮悶哼一聲後,哪怕是騷屄還很濕潤,突然被這麽插入依然讓她臉上
帶著一抹痛苦的表情,不過已經被開發了無數次的騷屄轉瞬間就適應這
種擠壓與脹滿感。

知道這個只是熱身,接下來還有更大的挑戰,蘇芮深吸一口氣,雙手抓
住上官婉的肩膀,努力放松自己。

不等她調整好,保安按住假雞巴的手已經松開了,緊跟著一只穿著厚底
皮靴的腳猛地擡起來一腳踢在這個假雞巴下面。

然後這個叁十來公分的假雞巴最前端的龜頭瞬間將蘇芮被開發過的子宮
口撐開,重重的砸在蘇芮的子宮壁上。

巨大的力道讓蘇芮覺得子宮好像被人打了一拳一樣,可是這個僅僅是開
始,撞擊在蘇芮子宮壁上的龜頭在這劇烈的撞擊下突然因爲這個假雞巴
龜頭與後面連接部位的特殊彈力設計向回收縮一下然後猛地快速來回彈
了幾次才恢複。

可是就在這幾次回彈中每一次都會有一股強弱不等的電流從這個假雞巴
上的每個凸起上釋放。

在這一連串刺激下,蘇芮雙手用力抓著上官婉的肩膀,仰頭望著天空兩
眼翻著白眼,口中溢出白灼的精液與唾液混合物,發出一聲聲意味不明
的呻吟。

“啪啪。”兩個耳光抽在了蘇芮的臉上,蘇芮這才漸漸回過神來,口中
似乎愉悅又似乎很難受的說道“謝謝主人賞賜。”

“下賤的畜牲。”保安不屑的對著蘇芮啐了一口,然後拿起鞭子隨手向
上一拉,鞭子從下向上抽過蘇芮的乳頭。

蘇芮故意誇張的發出一聲浪叫。

“臭婊子,現在我每抽你左邊奶子一下你就要給你對面這個騷貨一個耳
光;抽你右邊奶子,你就同樣抽她奶子。

我越用力,你就要抽的越狠,如果讓我不滿意,到時候有你好看的。”

保安沈聲說了一句,然後打開蘇芮騷屄裏假雞巴的開關,繼續道,“還
有把這個假雞巴給我夾緊了如果中途掉下來,我叫你帶著它去上課。”

“是,主人。”蘇芮發出一聲長吟,雙腳不敢動只是緊緊的將一對大腿
加緊,一手壓著上官婉的肩膀,在體內那帶著無數金屬凸起的不規則橢
圓形假雞巴不斷扭擺旋轉與時快時慢的振動中勉強保持著平衡。

上官婉則是繼續被保安綁住上半身和雙手,一邊抵禦著保安那紫黑色龜
頭摩擦自己騷屄時産生的空虛與瘙癢,一邊眼神迷離的看著蘇芮被像是
一個肉玩具一樣被擺弄著。

這時候的她並非不能逃跑,只是不知道什麽原因,卻已經完全忘記了這
種選擇。

保安得意的看著眼前這個被他用了不到叁個月就調教的無比聽話,甚至
幾次帶出去參加母狗交流聚會都讓人羨慕的女法醫,手上鞭子突然抽在
她的左邊奶子上。

“啪”一聲脆響,保安手上牛皮鞭子在蘇芮左邊奶子抽了一下。

蘇芮發出一身呻吟,沒有任何猶豫就直接對著上官婉的臉上一個耳光。

驟然被人扇了一個耳光,如果是以前上官婉估計立刻會暴怒進行反擊,
可是這時候的她,在身體被綁上以後,好像那種一直作爲僞裝的堅強勇
敢的外殼也被扒下來了,卻是跟換了一個人一樣,只是有些愕然的望著
這個曾經教過自己解剖的女法醫。

不過蘇芮卻根本顧不上她的感受,緊接著保安對著蘇芮右邊奶子又是一
鞭子,然後蘇芮連忙對著上官婉的奶子就是一巴掌。

再之後,保安用那條雞巴上的紫黑色龜頭在上官婉騷屄口一公分左右反
複進出十來次,突然又一鞭子重重落在了蘇芮左邊奶子上。

感受著這一鞭子比之前兩下要用力的多,蘇芮也用更大的力氣一巴掌抽
在上官婉的臉上。


“啪。”一聲脆響讓上官婉的右臉一下子變得通紅。

緊接著蘇茹卻是感到自己騷屄裏的假雞巴各個金屬凸起釋放出一股強烈
的電流打在被假雞巴撐開的騷屄以及正在被假雞巴頂著的子宮壁上。

蘇芮仰頭口中發出一聲聲無意識的呵呵聲,雙腿顫抖,兩只手用力抓著
上官婉的肩膀才勉強支撐住自己的身體。

電擊持續叁秒,上官婉就看著蘇芮那好像極度痛苦,又好像極度滿足的
複雜表情不斷的在自己面前變化著。

然後,一鞭子抽在了蘇芮的左邊奶子上,將蘇芮從剛剛結束的電擊中抽
的清醒過來,然後下意識的給了上官婉一個耳光。

“你做的很好,剛才那次電擊是老子給你的獎勵,婊子喜歡吧。”保安
這才毫不在意的說道。

“謝主人賞賜,母狗蘇芮喜歡被主人任意玩弄。”蘇芮谄媚的說著。

“什麽高冷的女教師,優秀女法醫,還不是被我像狗一樣隨便玩弄。”

保安再次發出一陣大笑,

然後繼續一邊挑逗著上官婉,越來越頻繁的將雞巴龜頭部分肏進去,甚
至稍稍加深,卻始終沒有真正插入,一邊不斷的用鞭子抽打蘇芮的奶子
,操控著蘇芮抽打上官婉。

開始保安還會在意,只要蘇芮錯了就會被電擊,到了後來興致起來了更
是幹脆根本不在意蘇芮是不是錯了,就是一邊隨意的抽打蘇芮一邊不時
按一下旁邊的電擊開關。

而蘇芮則是在鞭打疼痛與騷屄裏那個巨大假雞巴不斷震蕩傳來的愉悅感
和滿足感,還有不時出現的電擊刺激下,不停的抽打上官婉的奶子和臉


“別打了,求求你別打了。”

終于五六分锺後在下面騷屄的空虛與上面不斷挨打中,早已在之前的爬
行過程的羞辱中喪失了勇氣,明明有本事逃走甚至反擊,卻不敢或者說
心底深處也不想逃的上官婉,開始求饒。

“騷貨,現在告訴我,你是不是欠肏,是不是想我肏你?”

保安手上的鞭子稍微停了一下,對上官婉問道。

“我……”上官婉張張嘴遲疑了一下。

“啪”一個耳光再次抽在了她身上,在她對面蘇芮這一次甚至沒有讓保
安來指揮住“騷貨被主人肏你,是你的榮幸。”

“是,是……我是騷貨,我……我,想被……主人,肏”

在這種鞭打的疼痛壓榨,以及下面越發空虛瘙癢的雙重刺激下,因爲之
前一連串羞辱的上官婉終于再一次降低了自己的羞恥心,說出了這句話

一瞬間,因爲排斥男人而壓抑了多年的欲望,因爲幼年時的陰影而産生
的恐懼以及此刻被人支配者如同狗一樣玩弄的屈辱與身上的疼痛徹底地
糅合在了一起,直沖上官婉的大腦,讓上官婉在這一刻有了一種變態的
快感。

也就在同時,這個保安將已經爲了讓上官婉臣服而忍耐了五六分锺的雞
巴一下子刺入上官婉的騷屄。

只是第一次,保安就沿著上官婉已經濕潤的騷屄將自己二十多公分的雞
巴肏進去了一多半。

“啊。”屈辱感與疼痛在這一刻達到了頂點,上官婉一瞬間發出一聲說
不清痛苦還是沈淪的高亢呻吟。

“你這個騷貨原來還是個處女呢,看你這麽騷怕是今天要不是老子發現
你,恐怕過不了幾天你就會去大街上求人肏你吧。”

感受著上官婉騷屄裏的緊致感,又看著上官婉騷屄流出的鮮血在大腿根
綻放出宛如梅花一般的嬌豔,這個保安不僅沒有憐惜反而更加興奮,一
邊開口羞辱,一邊毫不在意上官婉是否舒服,開始用自己腥臭,還沾著
蘇芮淫水的雞巴在上官婉騷屄裏快速抽插著,一次次深深肏入上官婉騷
屄深處,只是往外拔出一點又繼續肏進去,並且越來越深入的探索著上
官婉完全沒有被開發過的騷屄深處的緊致。

對面的蘇芮見狀主動把身子貼過去,用自己的奶子去摩擦上官婉的身體
,嘴唇激烈的吻著上官婉的臉蛋,嘴唇,耳垂,脖子。

半分锺後蘇芮更是徹底跪下來,兩腿夾著騷屄裏的假雞巴,承受著假雞
巴的肏弄,滿臉淫賤的用舌頭將上官婉大腿處的處女血細致的舔淨,然
後用嘴緊貼在上官婉騷屄口,一邊舔著上官婉被保安大雞巴抽插時不斷
外翻的騷屄陰唇,並且在保安的雞巴每一次抽插間隙用舌頭像蛇一樣在
保安雞巴上一掃而過。

而上官在這種快速的抽插下,身子無力的癱軟下來,任由保安一手拉著
他的頭發讓她不至于倒下,一手抓住她的腰,大雞巴好像打樁機一樣粗
暴的抽插著。

“騷貨你的屄好緊,天生就是伺候男人雞巴的極品。”

“婊子,你的騷屄水好多,早就等不及被肏了吧。”




“婊子你的叫聲好浪,繼續大聲叫,叫主人。”

“老子肏你爽不爽……”

“女大學生的屄就是比那些妓女嫩。”

…………

一聲聲從來沒有過的粗魯羞辱不斷的傳入從來都只是被那些男人奉爲女
神,聽著各種贊美的上官婉耳中。

讓上官婉感受到一種難以言喻的羞辱同時,又産生了一種徹底沈淪,自
暴自棄的變態墮落感。

“不,不要……停啊。”

……

“快……用力,……好爽。”

……

情緒已經混亂的上官婉這時候甚至也不知自己在說什麽了,不知道自己
是該抗拒還是該徹底放開一切去感受。

只是一邊喘息著,口中不斷的發出矛盾的聲音,身體卻本能的由著保安
操控,偶爾的反抗扭擺與其說是反抗更像是在迎合著保安的變態強迫欲
挑逗著保安更大的興致。

在這種迷亂中,身體的痛苦已經不知道何時消失了,一股股比以往更深
的快感在體內湧動著。

只是保安明顯是閱女無數的人,每次在上官婉體內那股快感如同潮水般
湧現並要如同山洪一樣傾瀉而下的時候,就會放慢自己的動作,甚至將
自己的雞巴拔出來在上官婉騷屄口叁兩公分處摩擦。

不斷的挑逗著上官婉,讓上官婉體內的浴火在這不斷的折磨與挑逗下愈
發膨脹,體內潮水不斷的洶湧澎湃,卻好像被一個不斷高築的堤壩阻攔
無法傾瀉。

甚至這股浴火倒灌,一次次試圖將上官婉的意識都淹沒摧毀。

……

“我就是個欠操的婊子”

“我……是發情的母狗。”

“我要雞巴……誰都能肏我”

就在上官婉意思因爲這個開始迷亂,開始更熱切的迎合著保安的動作,

下意識的隨著保安說出一句句她以前絕對無法想象的話,像是一條發情
的母狗一樣渴望著高潮的時候,保安突然吹了個口哨。

然後,已經被欲望摧殘的意識模糊的上官婉赫然看到一條黑色的生化合
成犬跑了過來。

然後蘇芮熟練的跪趴下,淫蕩的將頭伸到這個爲了保衛學校安全而用基
因技術制造的生化犬的小腹下面,用舌頭將那條軟軟的雞巴舔成了一個
赤紅色的怪獸。

然後就那麽跪趴著一邊被假雞巴肏著一邊讓生化合成犬那赤紅色零星分
布著一片片青灰色鱗片的雞巴肏進了她被開發了很多次的屁眼裏。


上官婉早就聽說過有些貴婦會因爲空虛,所以和這些通過基因合成技術
與屍體拼接技術合成的各種生化寵物交配。



可是她一直以爲,這些只是謠言,直到今天見到,蘇芮在被那個惡心的
雞巴肏進去那一刻不僅沒有勉強反而越發亢奮,心中徹底升起了一種無
法形容的震驚與墮落。

“給自己五十耳光我允許你高潮。”

這時候保安的話傳入上官婉耳邊。

“是,是……”

上官婉連忙用剛剛被解開繩子釋放出來的左手撐著蘇芮的後背,右手用
力的在自己臉上抽打,似乎這樣可以讓保安肏的更深更舒服一樣。

“五十下,自己計數,錯了重來。”


保安得意的看著一個高材生被自己這麽玩弄著,感受到自己也越來越旺
盛的浴火這一次不再考慮任何技術粗暴的在上官婉騷屄裏進出著。

每一次都深深的頂在上官婉的騷屄子宮口,每一次拔出來都會讓上官婉
騷屄的肉外翻,露出大片內部的嫩肉。

“1,2,3,4,5,6……12,13,14……啊……14……”

“1,2,3,4,5,…11…12,13,14……啊……15.16.17……20……”

…………

“1,2,3,……18.19.20.……35……43.44.45……”

連續幾次上官婉足足抽了自己一百多個耳光,終于在欲火折磨的已經要
意識混亂的情況下快要數到了五十了,體內那種被壓抑了足足一小時的
欲望也再次如同海嘯一樣洶湧著試圖摧毀自己徹底爆發。

“母狗這和你可是同類,去吻它。”

保安的話再次回向在上官婉耳邊,同時一只手按住上官婉的頭讓她的嘴
靠近這個生化怪物。

就在剛才片刻,上官婉看到蘇芮的樣子還忍不住想著她怎麽會這麽賤,
以爲自己會十分抗拒這種東西,可是上官婉卻發現當她聽到可以高潮的
時候竟然身體比大腦先一步的反應過來,趕緊連著答應,然後俯身將自
己那即使當初戀愛都沒有被男友碰過的嘴唇,貼在這個生化犬的嘴上。
無比熱烈和甚至瘋狂的這個生化犬接吻。

然後,保安那粗大的雞巴有快速的肏了二十幾下後突然保安拿過旁邊一
個錐子,一下子深深的紮入上官婉左邊乳根位置,十公分的錐子整個紮
了進去,同時保安那粗大的龜頭也在這一刻徹底頂穿上官婉緊窄的子宮
口進入上官婉的子宮內一股股精液如同水槍噴出的水柱一樣帶著灼熱氣
息打在上官婉的子宮壁上。

無比的疼痛加上一種極致的快感,一瞬間讓上官婉達到了人生中第一次
不是自慰的高潮。

一波接一波的快感如同海嘯一樣徹底淹沒了上官婉的意識,腦海中已經
再也顧不上羞恥,疼痛以及現實的一切了,只是一種比以往強烈了無數
倍的快感在身體每一處流竄,渾身痙攣,騷屄一次次的的往外噴湧淫水
,持續了超過叁分锺。

今夜的一連串刺激,讓她在這一刻徹底達到了極致,意識漸漸沈入黑暗
中時,她隱約記得,這個保安將那條沾著精液與淫水的雞巴在她嘴裏插
了幾下,然後像握住一條破布一樣用她的奶子將雞巴擦幹淨,絲毫沒有
在意她們兩個女人就直接離開了。

可是這一刻奇怪的是她竟然從那到給予她最大折磨與最強快感的普通男
人背影中看到了一種偉岸與敬畏。 绿帽给娇妻共享视频